中华儿女新闻网

IPO现“史上最严发审周”过会率低至17%

2018-01-31 13:35来源:中国产经新闻编辑:李如是作者:张毅

  延续去年发审从严的趋势,2018年才刚开始一个月,就已经有23家企业IPO被否决。

  记者梳理发现,去年一年发审委共审核488家公司的IPO申请,其中380家通过审核、86家未通过审核、22家暂缓表决,全年IPO审核通过率77.87%,这一数据和2016全新的IPO通过率91.48%相比,下降明显。

  如今,新的一年才刚开始,IPO审核继续收紧,最近一周的企业IPO过会率甚至低至17%,不仅震惊了投行,也震惊了A股市场。

  IPO过会率持续下降

  最近七天的IPO审核可以说创出了发审委一周通过的最低记录,业内直言,堪称“史上最严发审周”。

  1月23日,7家过会企业通过1家;1月24日,5家过会企业通过1家;1月26日,6家过会企业通过1家。也就是说,最近一周18家企业上会,首发被否家数多达13家,而仅有3家通过IPO审核,过会率只有17%。

  实际上,自去年10月新一届发审委上任,企业IPO审核通过率一直备受关注,比如:2017年11月29日就出现了三家上会企业均被投否决票的情况,这是自有新股审核以来首次遭遇零通过率的案例。

  如今再看2018年的开年表现,发审从严的信号再次展露无疑。有数据统计显示,2018年至今,将近一个月时间内,发审委共审核45家企业,其中有15家成功过会,整体过会率只有33.3%,这就意味着,今年刚开始就有三分之二的上会企业折戟沉沙。

  对此,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分析称,IPO扩容以来,随着审核效率提升,排队时间大幅缩短,一方面“堰塞湖”里的大企业已上市完毕,新进排队企业数量虽多,但是质量仍旧参差不齐,从而出现审核被否比例上升,这是必然的。

  另一方面,IPO审核重心已经从财务指标“选美”转向了财务指标真实性的审核,如此一来,不但工作效率更高,而且某个关键财务指标一旦造假,就可以一票否决,这也是IPO审核被否比例不断提高的原因。

  新华社评论称,最近一周极低的IPO通过率与相关过会公司质量、中介机构保荐质量等因素密切相关,但背后透露出来的信号更加值得关注。上市公司作为资本市场的源头活水,容不得半点沙子,严把上市公司质量关已成为监管重点,IPO通过率降低或成常态。

  倒逼券商回归保荐人本源

  面对持续走低的IPO过会率,投行和市场首先表现出了畏惧心理。有悲观者甚至认为这一轮IPO生态的变化,投行业务将进入一个冷却的周期中。

  据记者了解,为了提高IPO效率、降低IPO成本,2016年11月开始,A股IPO核准每月改为四批,月均IPO家数维持在30家以上,开启了所谓的IPO常态化。

  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审核的272家次IPO企业中,通过251家次,通过率高达92.28%;未通过15家次,否决率为5.51%;暂缓表决6家次,占比2.21%。2016年审核的270家次IPO企业中,通过247家次,通过率则占比91.48%;未通过18家次,否决率6.67%;暂缓表决5家次,占比1.85%。

  而在IPO审核提速的背景下,不少投行人士甚至反映,在IPO发审常态化的促进下,大家都想着把业务量冲上去,2016年下半年的时候,行业到处疯抢拟IPO的资源,包括新三板市场,一个拟IPO标的最少会被两到三家券商跟踪。

  但到了2017年,去年一年发审委共审核488家公司的IPO申请,其中380家通过审核、86家未通过审核、22家暂缓表决,全年IPO的审核通过率已经降至77.87%,尤其是随着新一届发审委履任,严格的发审要求,让不少投行机构认为本届发审委员似乎“不近人情”。果真如此吗?

  “实际上,是我们对以往高速度的IPO习以为常了,所以突然间严格一点就觉得无法适应。其实IPO甄选越严格对市场和投资者就越有利,如果IPO大肆放水,让垃圾公司泥沙而下,最终受害的还是投资者。”CCTV财经评论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苏培科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直言。

  另一方面,随着发审要求的从严,券商承揽项目的标准也自行提高,但真正符合要求的拟IPO标的仍为少数,因此长远来看券商投行的工作也需要尽早改变思路。

  董登新分析称,随着IPO审核重心发生转变,以及过会被否率的不断上升,这对不良保荐人、不良发行人是一记重击,将倒逼券商回归保荐人本源。换句话来说,过去由保荐人、会计师事务所与发行人结成“同盟”,并共同包装美容财务报表的行为,以后再也行不通了,它们将被迫画上句号。

  保荐人回归保荐本源后,将直接对投资者负责、对监管层负责,这将会分化保荐人与发行人的“同盟”利益,它要求保荐人必须更专业、更诚信、更敬业,从而提高IPO材料的质量与真实性,确保投资者合法权益。因此,在从严的IPO审核模式下,券商保荐未来必须转型升级,否则将会被市场淘汰。

  有助于化解堰塞湖问题

  一直以来,上市公司质量不高和IPO堰塞湖是困扰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两大难题。因此,在业内人士看来,IPO从严审核,也是解决这些难题的关键一招。在越来越严格的审核趋势下,一些质量不过关的排队企业不仅“心里打鼓”,甚至可能会在行动上打起“退堂鼓”。

  “上会通过率降低的信号已经传递到市场,这会让很多心存侥幸的IPO排队企业如坐针毡,可能会导致一批排队企业主动终止。一批排队企业上会被否,只有少数企业能够顺利过会,预计后续企业进行IPO将量力而行,这样有利于解决一直悬在我国资本市场的IPO堰塞湖问题,我国的IPO也会走上即报即审、即过即发的畅通渠道。”南山投资创始合伙人周运南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董登新对记者分析,IPO过会率持续降低,将震慑材料造假者、吓退心虚的企业,以另一种方式“劝退”不合格准上市企业。当然,IPO过会率降低也可能会带来一定的负面效应,比如人为抬高lPO门槛,以大为美,IPO标准缺乏包容性,如此有可能会“赶走”类似BAT之类的优秀企业等。

  但是“严格放行IPO才能保障市场的质量,才能避免上市公司业绩迅速变脸。”苏培科认为,前两年IPO审核要求并不是很严格的时候,次新股业绩“变脸”的情况很多,由于缺乏对于问题上市公司的纠错机制和退出机制,导致市场中的“垃圾股”猖獗,也让市场的投资价值和投资理念严重紊乱,现在显然到了纠正的时候。

  不过目前的IPO审核机制缺乏透明度,这可能会让一些上会的被否企业“不太服气”。因此,如果本届发审委要有所作为,建议进一步改革IPO核准机制,加入市场化机制和责任约束机制,让IPO暴露在阳光之下,确保IPO审核过会更加科学和决策更加充分,这样一来能让人对过会的企业心服口服,也能让没有过会的企业知道问题所在,并承担欺诈上市、业绩造假等责任。

  加大监管完善制度

  在业内人士看来,我国股市的IPO实际上是“冲关制”,主要是由于缺乏对冲关IPO和未上市企业的责任约束机制,因此很少有进入预披露的企业主动撤离,之前偶尔出现主动撤离的原因是由于证监会的高压核查和监管稽查恐吓,让一些水分很大的企业和心虚的企业在中介机构的劝说下撤离,但大部分都采取了冲关。这是A股市场出现大量欺诈上市和低质量上市的原因,由于监管后置和违规成本过低,导致很多公司“带病”上市。

  据记者采访了解,目前国内在证券监管方面照搬了国外成熟市场的事后监管制度,但这种监管方式需要有完善的社会信用制度、法律法规体系和有效的惩戒手段作为保障。而很多A股上市公司在上市前期缺乏相应的监管引导和法律约束,加上违规成本远低于圈钱成本,让很多企业冒险闯关,如果没有闯过IPO也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因此,苏培科认为,在IPO审核从严的背景下,A股市场也应该借鉴美国的IPO发行机制,让未过会的企业承担相应的责任,如此A股市场的IPO“堰塞湖”问题也会得到迅速解决。

  另外,我们还要借鉴美国股市对于中介机构的约束和对投资者的充分保护,一旦上市公司存在欺诈上市或财务造假,中介机构可能要面临巨额罚单和因诚信丧失而灰飞烟灭,加上集体诉讼的保障,让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得到了充分保护,如此上市公司和中介机构就只能规规矩矩运行。

  最后,应该尽快完善A股的退市制度。苏培科表示,目前A股市场在企业退市方面缺乏相应的责任追究机制,上市公司和中介机构没有获得应有的惩罚,退市成本太低。若要从源头保障上市公司质量,理应在退市机制上较真。只有上述这些基础制度完善之后,A股市场的市场化发行才会没有障碍和风险,A股的IPO矛盾才能彻底解决。

版权声明:未经中华儿女新闻网授权,严禁转载

热门排行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