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儿女新闻网

治霾经济账:以环保砝码调节企业效益天平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编辑:李如是作者:梁文艳

  北京市,一个名为“某幼儿园”近50多人的微信群里,家长们纷纷晒出了近期在北京各大公园、东北的雪乡、南方湖畔的照片。

  照片中,有家长与幼儿一起的合影或幼儿单独玩耍照,整个家长群,不仅只有家长在晒照片,就连老师也晒出了户外运动的照片,这些照片中的天空无一例外的蓝。

  一位幼儿家长在群里说:“2017年到2018年初,不仅北京的天更蓝了,就连我们老家的空气都清新了,这么好的天,带着娃出去遛遛。”、“是呀,现在孩子放假了,不带孩子出去转转都感觉对不起这么好的天。”、“我去年年初办了一张健身卡,主要考虑北京雾霾天没法室外跑步,这下好了,健身卡一次都没用过,希望健身卡永远用不上。”……

  不可否认,经过中央政府五年的努力,京津冀及周边的治霾计划已经超额完成。这意味着,在中央政府的顶层设计下,环保部出台的一系列治理雾霾的方向及“药方”无疑是正确的。“蓝天保卫战”的首次告捷,也为我国治理污染的“攻坚战”、“持久战”开了个好头。

  诚如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局长田勇说的那样:“2017年,环保部做了一件大事,就是坚持不懈地让京津冀28个城市385个区县,全部把‘药’灌进去,大家吃了一段时间,效果就显现了。”

  渴望清新的空气

  冬季,是雾霾的高发季节,每到冬天来临的时候,大雾污染防治工作也进入了最为严峻的阶段。而2017年的11月份至今,雾霾似乎“迟到了”。

  土生土长的王江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他在北京一家外贸公司做业务经理已多年。2013年,持续的雾霾让王江选择了“移民”,痛下决心在云南丽江买了房子。

  让王江逃离北京,最大的主因是北京的雾霾太严重。“我每次到外地出差,饭桌上总离不开北京雾霾的话题。也难怪他们说,2013年的北京,一个月其雾霾天就达到20多天,蓝天被雾霾天取代,你说这谁能受得了?电视里、报纸上也几乎都是如何防霾、雾霾是怎样形成的类似话题。”王江说,云南的朋友都劝我在云南买房子,为了全家人的身体健康,我选择辞职去丽江发展。其实,那个时候,我身边不少朋友都去了海南、云南,有的甚至移民海外。

  2013年1月,当北京市民在推开窗子的那一霎那,相信其目光所及之处都已经被雾霾所笼罩。不仅如此,一些奇怪的味道也笼罩在空气中。

  来自气象部门的统计显示,北京2013年1月份,雾霾天气达到了26天,是60年来最“霾汰”的一个月。

  或许,在多数人眼中,雾霾只对人体健康造成伤害。殊不知,雾霾对于农作物来说,也是一场灾难。

  南京农分期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严雷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以前雾霾较为严重的时候,很多种粮大户经常跟农分期客户经理诉苦,说粮食产量低,病虫害多,价格上不去。其实,这与雾霾有很大关系。

  严雷说,因为,雾霾会阻碍阳光,减少光照时间,影响农作物光合作用,长期雾霾天气可能会造成农作物植株矮小、病变、结实器官秕瘦或退化等。雾霾带来的有害颗粒、细菌等有可能降低农作物抵抗力,引发病变,既降低了农产品产量,又损害农产品质量。

  “唇齿相依”共同治霾

  面对层出不穷的雾霾天气,中央政府并非无动于衷。2013年,《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即“大气十条”发布,提出了到2017年,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可吸入颗粒物即PM10浓度比2012年下降10%以上;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细颗粒物即PM2.5浓度分别下降25%、20%、15%左右,其中北京市PM2.5年均浓度控制在60微克/立方米左右。

  在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要努力建设生态文明的美好家园,要像对贫困宣战一样,坚决向污染宣战。

  至此,我国的环境保护也迎来了重大转折点,一场狙击雾霾攻坚战在全国打响。

  2017年的全国两会期间,国家领导人再次表示,雾霾的形成机理还需要深入研究,我们不惜财力也要把这件事研究透,打好蓝天保卫战。

  2017年8月的秋冬季前夕,环保部的治理雾霾“药方”再次加码。为继续巩固和扩大战果,推动大气环境改善。环保部从全国抽调5600名环境执法人员对2+26个城市对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察一年,当时“坐镇”指挥的是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局长田勇。

  随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第十次会议通过《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方案设定的目标是,在六个月时间里,“2+26”城市的PM2.5平均浓度和重污染天数同比双降15%以上。

  方案不仅提出了严格的量化考核问责制(任务型、结果型),还要求,各省市于2017年9月底前向环保部报送“散乱污”企业清理整顿项目清单、无组织排放改造全口径清单、工业企业错峰停限产方案项目清单、大气污染源排放清单、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减排项目清单。

  方案下发后,为了保障方案能够落实到位,环保部又从各直属单位抽调了1458人参与到环保督察中。

  事实上,2017年的雾霾治理力度是前所未有的。其中,环保部部长、副部长也曾多次深入企业、走村入户进行环境检查。

  在众多部门的努力下,2017年,京津冀及周边区域城市空气质量明显得到改善,大气污染恶化的势头也得到了遏制。

  据环保部新闻发言人刘友宾表示,2017年,1-11月大气监测数据显示,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PM2.5分别比2013年下降38.2%、31.7%、25.6%。

  以北京为例,2017年11月份PM2.5平均值比去年同期下降了54%,达到每立方米46微克,是5年来11月份的最低数值,12月前21天中空气质量为“优”的天数达7天,重污染仅1天。

  日前,环保部通报了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2+26城市)2017年10-12月环境空气质量有关的情况。从改善幅度来看,28个城市PM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且均满足改善目标的时序进度要求。降幅排名前3位的城市为石家庄、北京和廊坊市,分别下降54.8%、53.8%和45.5%。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17年底,“大气十条”也进入第一阶段的收官。从第一阶段的收官情况来看,这场“战役”着实打得漂亮。

  这些显著的“战绩”不仅仅体现在相关部门发布的数据上,也让群众实实在在能够体会到清新的空气。

  “我认为,每天能够呼吸到一口清新的空气,就是一件最幸福的事儿。”北京化工大学张老师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今时不同往日,虽然去年也有雾霾,但相比前几年的雾霾天,天数少了不少,这与国家相关部门所作出的努力不无关系。

  江苏常州市溧阳种植大户胡顺保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说,去年至今,我们这边的雾霾天气不多,大部分情况还是比较好的天气。所以,今年的麦苗比以往出得整齐,病害也减轻了,小麦产量也上去了。

  那么,雾霾已到“拐点”期了吗?答案显然为时过早。但不可否认的是,2017年至今,全国的雾霾天气在逐渐减少。

  正如北京市环保局总工程师于建华所说的那样:“我们治霾努力有目共睹,减排成效也是有数据作证。我们要做的,就是一微克一微克去拼,把人的努力做到极致。”

  既要算好经济账 更要算好环保账

  谈起治理雾霾,不得不提我国的工业化发展。虽然有不少业内专家认为,雾霾形成的原因较为复杂(自然原因、工业污染、取暖供热、汽车尾气等)。但中国能源学会副会长、国家“973”计划风能项目首席科学家顾为东曾公布的一项研究数据显示,中国工业化进程中,工业等污染和广大郊区、农村的土壤、水源严重污染的叠加效益是中国严重雾霾形成的特殊机理。

  随着前几年的雾霾天气持续,这个让我们“谈霾色变”,产生有害物质的颗粒物也正在深入我国经济的“毛细血管”。

  例如,前不久,有相关文章指出,2017年12月底,天津市西青区副区长王强曾表示,前两年因为雾霾天气频发,光照不足,导致沙窝萝卜糖化不充分,口感下降,销路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今年入冬以来,蓝天白云多了起来,充足的光照,使得沙窝萝卜糖化更充足,味道更甜了,卖价则由1元/斤涨到了3元/斤。

  事实上,天津沙窝萝卜只是全国经济发展的一个缩影。在全国各地的“蓝天保卫战”中,我国的环保事业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博弈”也正在悄然改变。

  记者从山东省日照市莒县了解到,该县将环保督察问题整改作为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的一个重要契机,在立整立改下,推动塑料产业新旧动能转换,实现绿色可持续发展。

  在污染治理中,该县刘官镇工作人员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镇上成立了十个社区包片领导为组长的排查小组,按照属地管理的原则,对涉及塑料企业不仅进行无缝隙排查并签订责任书,还建立了日督察日销号制度,集中对128家非法造粒业户下达了停产取缔通知,并依法予以取缔。

  “同时,我们也为企业与环保机构牵线搭桥,邀请省内有资质的9家环评检测公司进驻企业,指导187家企业投资1.5亿元新上环保设施进行整改,逐步恢复生产。”该镇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些上了新的环保设备的企业通过验收后,其生产环境得到了改善,招工也好找,企业的订单也在增加,在环境保护倒逼下,这些企业的经济效益不降反升。

  值得一提的是,向环保要效益且成效显著的不仅仅只有山东莒县。记者注意到,作为国家煤炭能源基地和山东省工业中心城市的济宁市,在2017年前三季度,市规模以上企业营收增长14%,利润增长41.4%、利税增长34.7%,均为近10年最高增幅。

  需要指出的是,在我国的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之间的权衡一直是一个重要而困难的问题。而一个以煤为生存的资源型城市是如何在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中赢得双赢呢?

  该市分管环保的副市长于永生公开表示,尽管济宁市关停了很多散乱污的企业。但是,经济发展并未因环境保护受到影响,相反,环境保护促进了经济的转型发展,今年近80%的固定资产投资都来自于环保方面。

  深圳市固废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高长臣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生态、环境、能源、经济是一个相互关联的大系统。各地方在发展经济过程中,如果淡化环境保护,不发展和注重能源清洁利用,就一定会打破自然生态的植物链和生物链。

  “在当前经济转型中,如果一个企业不注重环保工作,那么,这个企业肯定会被淘汰。”高长臣说,国家治理雾霾,并不是对经济“伤筋动骨”,而是一个“脱胎换骨”的过程。一个企业如果不算好“环保账”,那么,这个企业的“经济账”将不可持续。

  不可否认,当前,不重视环保的企业将无法生存。而通过更换环保设备,淘汰落后产能,转型升级的企业虽然在短时间内会因为增加环保设备及成本出现经济利润下降。但随着当前环保形势下,那些投入了环保设备、增加了相关技术方面的投入,也会提高生产效率,从而提供了企业的经济效益,也为企业今后的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版权声明:未经中华儿女新闻网授权,严禁转载

热门排行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