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儿女新闻网

今冬最忙的部委再赴京津为何事?

2017-12-18 11:19来源:政知见编辑:ZHQ作者:董鑫 邢颖

  这个北方的冬天,和往常不一样。今年很多人发现,天空蓝多了,空气好多了。

  人们的直觉,和环保部的监测数据能够“匹配”,而且后者更为直观。今年10至11月,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2+26”城市中,PM2.5月均浓度范围为每立方米46至91微克,平均每立方米68微克,同比下降37%。其中,月均浓度较低的前三位城市依次是北京、廊坊和天津。日前,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跟随环保部前往北京和天津,了解蓝天保卫战背后的故事。

  降到21天

  在形容北京市空气质量时,北京市环保局总工程师于建华给出了“持续明显改善”的论断。

  政知君走进北京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了解空气质量监测背后的故事。

  从2014年至2016年,这个监测中心一共支撑了北京市发布空气重污染预警54次,总计时长107天,对重污染过程的识别率高达95%以上。

  “监测中心有专门的团队每日、每周、每月和每个季度对所有的空气监测数据和运行状况进行核对,以保证数据的精密度,可以说对重污染过程的把握和研判是非常准确的。”北京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副主任刘保献说。

  据他介绍,在重大活动和区域重污染期间,监测中心将组成现场的专家组,与中国环境监测总站、气象局、京津冀七省市的空气预报中心联合进行视频会商。“大家可能觉得空气质量预报有神秘感,实际上,监测中心对于空气质量的预报预警有一套严格的流程和体系。每天,我们都要分主班、副班和备班,分别负责污染的形势、信息发布、区域会商、区域信息综合、接受采访等等。确定最终结果以后,还要经过多级的审核和复审。比如通过首席预报员对结论进行把关,由预报的业务负责人审核并确定结果,还有预报的负责人最终签发,另外上报指挥部。这样的工作一年365天每天都在开展,节假日无休。”

  期间,空气质量预报员承担的不仅有压力和考验,还常常伴有“纠结”。

  刘保献回忆起监测中心首次发布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的情景。2015年12月5日,监测中心已经提前31个小时发布重污染橙色预警,当时北京市从来没发布过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第二天我们又进行了一次研判,发现这次污染过程确实比较严重,然后我们提前13个小时升级为红色预警,预警一共持续了81个小时。这个过程中我们一直非常谨慎,预报人员心理压力都比较大,媒体纷纷来询问,全社会的反响都很大,但这次确实污染比较重,红色预警期间,PM2.5最高峰值达到282微克/立方米。”

  不仅发布的时候压力大,准确地解除对预报工作是很大的考验。“2016年12月16日至22日又是红色预警,当时我们考虑到21、22是周三周四,有单双号限行,好多孩子也上不了学,那么22号什么时候解除就至关重要。如果说22日早晨就解除,或者提前公布22日解除,当天公众就能正常出行,孩子就能去上课。如果是22日中午或晚上解除,那这一天对公众出行和生活又会造成另一种影响。”

  最后,预报人员根据预测决定在22日凌晨解除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当时,我们很多的预报人员一夜没睡,一直在盯着,就怕市民早上起来看还是重污染天气,对大家的心情和工作都有很大影响。好在如预报情况所说,22日空气质量有很大改善。早上大家一起来就看到天气放晴,见到蓝天了。”刘保献如释重负地表示。

  首现个位数

  北京丰台区右安门街道玉林东里三区是一片平房区,直到去年,这里的128户常住居民在冬季一直采用烧煤取暖的方式取暖。去年,丰台区“煤改电”,社区居民刘影枫家烧了40年的小锅炉终于“退休”,取而代之的是两排储能式电热暖气。这套设备的价格在经过政府补贴后,每户居民只需花370块钱。从晚8点到次日早晨8点间居民取暖用电每千瓦时0.1元,大大低于市场电价。  

△ 河北村民家煤改气

  △ 河北村民家煤改气

  “以前生炉子烧煤,晚上要半夜起来添火,白天不敢走远,火大了怕不安全,火小了怕灭了。去年通过‘煤改电’安装上了电暖气,再也不用搬煤添火了,家里还特别暖和,生活大大改善。”刘影枫告诉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她家门前,以前堆放蜂窝煤的区域已经空出来,这间十几平米的屋子外面干净整洁,里面是暖的,在室内穿着毛衣的刘影枫表示经常额头有汗。  

△ 天津拆下来的燃煤炉

  △ 天津拆下来的燃煤炉

  北京市环保局大气处副处长曾景海告诉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北京的二氧化硫基本来自于燃煤,因此从二氧化硫的年均浓度变化可以非常直观地看到压减燃煤的治理效果。”

  曾景海说,在燃煤锅炉清洁能源改造等压煤措施综合作用下,本市二氧化硫年均浓度持续下降,从2013年的28微克/立方米下降到2016年的10微克/立方米,下降幅度高达64.3%。今年截至11月底,北京二氧化硫累计浓度为8微克/立方米,同比去年下降20.0%。“12月份剩下的几天不出意外的话,我估计今年的年均浓度能控制在个位数,就是说这么多年来北京的二氧化硫的年均浓度将首次实现个位数。”曾景海说。

  环保局决定供暖点火时间

  跟所有北方城市一样,天津的采暖季往往伴随着恶劣的空气质量,今年天津市的集中供暖比规定时间还提前了15天,温度与蓝天如何并存?

  10月28日下午,天津市燃煤锅炉点火启动。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环保局最有发言权。天津市环保局局长温武瑞明白,供热锅炉经过几个月的闲置,内部普遍比较潮湿,需要将其烘干,刚刚点火的时候,温度上不来,往往是污染最严重的时候,起炉的时间点尤为重要。  

△ 天津市环境监测中心

  △ 天津市环境监测中心

  经过天津市环保局、建委、气象三部门的联合协商,今年的锅炉点火时间改由市环保局来决定,没有环保局的命令,任何一个供热单位都不能随便点火。

  市环保局分析研判之后发现,10月28日将有一次低温过程,当天会有比较大的偏北风,环境容量相对较高,这一天点火最有利于大气污染物的扩散。中午14时许,偏北风开始进入天津市区,最早迎来大风的北部地区率先开始点火,之后伴随着大风的逐渐推进,东南部的滨海新区也在稍晚时开始点火。最终的空气质量监测结果显示,10月28日当天,天津市的空气质量数据并没有因为提前供暖而突然恶化。

  工业区抬头能看见星星

  东丽区位于天津市中心城区和滨海新区之间,属于工业集聚区,每年天津市一半的钢铁产量都出自于此。不过,这个冬天,天津钢管制铁有限公司的总经理郭金宝暂时“失业”了。

  天津市环保局大气处处长杨勇计算过,采暖季会给天津增加34%的污染物排放量,想要保住蓝天,这34%的增量就得需要别处的减量来平衡。所以,今年10月1日起,天津市铸造、钢铁等13个行业的393家重点企业全面实施错峰停产,按照目标,整个采暖季,他们平均要减产50%。

  郭金宝的“假期”就从今年11月1日开始,一直到明年的3月31日,停产一个半月之后,工厂里只有身着制服来回巡视的工人。郭金宝手里有一份厂里的用电量统计,随时备着环保局和经信委来检查,表上的数据已经从10月30日之前的日均38万度,降到了现在的一万多度。

  厂里暂停生产,郭金宝算过两笔账,一笔是经济账,还有一笔是环保账。正常生产的时候,郭金宝一个月的奖金在3000元左右,停产期间的第一笔奖金还没发,郭金宝已经没有太大期待,毕竟这几个月,厂里不仅不会有收益,还有不小的损失。由于生产工艺的特殊性,停产会造成高炉寿命的缩短,机器检修也需要成本,更重要的是,作为钢铁生产的原料,生铁采购价格一路上升,这样算下来,停产151天的损失在2亿元左右,这占据了整个企业一年收入的十分之一。

  但在减少的不只是厂里的效益。正常生产情况下,钢厂每天排放的氮氧化物、二氧化硫和粉尘加起来达到3.2到3.5吨,错峰生产60天,就可以减少污染物排放192吨到210吨。刚停产一个半月,减排的效果在东丽区已经是立竿见影,到了晚上郭金宝抬头就能看到星星,原来这种景色他必须要开车去往100多公里之外的蓟县才能看到。

  原标题:今冬最忙的部委再赴京津

版权声明:未经中华儿女新闻网授权,严禁转载

热门排行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