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儿女新闻网

唐帅 在无声的世界里,为你发声!

2018-09-25 11:08来源:新华网编辑:李如是作者:唐帅

“上天让我出生在聋哑人家庭,

一定是有寓意的,

我愿一辈子,

做聋哑人群体的法律代言人。”

他在一个聋哑人家庭长大,

毕业后选择为这个群体工作。

与近3000万聋哑人在一起,

用帮助别人,来成就自己。

他被称为“中国手语律师第一人”,

成为他们口中“无声世界代言人”。

新青年第38期

邀请手语律师

唐帅

讲述为无声者发声的故事

《为无声者发声》

  新青年演讲 唐帅▼

  大家好,我叫唐帅,是一名来自山城重庆的手语律师。我的工作有点特殊,大多数的时间,我都是用手语在交流,为生活在无声世界的聋哑人提供法律帮助。

  今年1月份的一个晚上,一夜之间,我的微信好友突然就被挤爆了。当天,从凌晨的2点到6点,我两个微信号,好友都加到了一万多人。然后,我又被拉进了很多聋哑人的微信群。

  原来,他们都是一起聋哑人诈骗案的受害者。数万名聋哑人被骗,很多聋哑人都是把自己的房子给卖掉,或者使用房子来抵押。甚至有些聋哑人,是用信用卡套现的钱投资到里边被骗。

  也许是他们在我的身上找到了希望。后来,这些被骗的聋哑人,还自发地派了总共近300名聋哑人代表到重庆来找我。我整个人当时就懵了,用我们重庆话说,就是“我当时脑壳一哈就旷了”。

  短暂的震惊后,我用了一天的时间,和他们进行挨个的手语交流,把案件的细节和情况进行了详细了解。我们还进行了实地取证,和诈骗团伙斗智斗勇。整理出厚厚的一沓证据材料后,我们将所有的证据交到了公安机关,成功立了案。在今年5月份,10多个犯罪嫌疑人成功落网,这个案子已经告破。

  通过这件事,我意识到,这么多聋哑人把我当成救命的稻草和最后的希望,这是对我职业的极大信任,让我感觉到自豪但是又压力很大。

  受害的聋哑人,要么欠缺法律意识,要么由于沟通障碍,维权特别地困难。聋哑人真的把手语律师当成了救命的稻草和最后的希望,相信我们会为他们发声,伸张正义。这种孤立无援的绝望和毫无保留的信任,让我不想也不敢放弃。

  我对聋哑人的处境还有一种特殊的感同身受。我出生在一个无声的家庭,父母都是聋哑人。一个健全的我,大概就是他们最大的幸福。但是他们想让我摆脱聋哑人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命运,在“正常”的环境中成长,所以把我交给我的外婆抚养,刻意和我保持一定距离,也不愿意让我和其他聋哑人在一起交流。可是,当我越是理解父母的良苦用心,就越想和他们进行沟通。

  有一次,我父亲肚子疼,被送到了医院。他疼得一直冒汗,但就是没办法和医生去沟通。我和外婆除了干着急,什么也帮不了。这次经历让我觉得,就算只是为了和我父母沟通,帮他们说话,我也要把手语学会。

  我便偷偷跑去父母工作的福利厂,和聋哑人叔叔阿姨们学习手语。我学的第一个手语就是“爸爸”和“妈妈”。学会后,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展示给自己的父母看,因为我怕被他们骂。

  后来,福利厂的叔叔阿姨去医院、去银行办事,都喜欢找我帮他们当翻译。看到我学会手语之后有了用处,父母的态度也慢慢有了转变。手语越来越熟练,和聋哑人之间的沟通也越来越多。我也越来越了解聋哑人在生活当中的种种不便、无奈,甚至是无望。

  我想为这个群体做点什么。

  2006年,我作为临时的手语翻译,协助公安系统处理一件涉及聋哑人的案件,也因此成为了一名公安系统的专职手语翻译人员。

  接手的案子多了之后,我发现一个突出的问题:手语翻译导致冤假错案频频出现。一位聋哑人被指认盗窃了一部手机,手语翻译并没有理解到聋哑人手语的含义,供述的笔录上却变成了“我偷了一部手机”。实际上,她一见到我,立马就比划说“我是被冤枉的”。

  在做手语翻译六年多的时间里,我发现了聋哑人案件的三大难题。

  一是手语也分为了“普通话”和“方言”,就是普通话手语和自然手语,它们有莫大的差别。但事实上,几乎所有的手语翻译使用的都是普通话手语,而95%以上的聋哑人使用的都是自然手语。这就直接导致案子在审判过程当中,可能会出现截然相反的结果。

  第二,大多数的手语翻译都不是法律专业出身,不能准确地向聋哑人传递法律概念和信息。

  最后,存在个别的手语翻译会利用聋哑人的弱势和自己的独特地位,向他们进行索贿。

  从事手语翻译,我其实就是一个“传声筒”;而成为手语律师,我可以替他们发声,维护他们的正当权益。

  2012年,我自考通过了司法考试,成为了一名专职律师。与其他律师不同,我大部分的时间精力,都放在了聋哑人法律诉讼上面。一起聋哑人案件,我所花费的精力是其他正常案子的3倍。

  在替聋哑人进行维权的过程中,我所做的就是用他们懂得的手语跟他们进行交流,了解案件的事实和经过,形成辩护意见,在法庭上用手语为他们进行辩护。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要对他们进行普法,让他们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目前,我们国家有近3000万聋哑人,他们的文化水平低于我国平均受教育水平,法律意识也极端欠缺。可是,不能因为听力和语言的障碍,就让他们成为我们法治的“荒漠地带”。

  现在,我欣喜地看到,有越来越多的聋哑人进入到各行各业。他们有的开咖啡厅,有的开洗车行,有的做了快递小哥……虽然不能言语,但他们带给我们的温暖却越来越多。

  我相信,随着法治进步,我们将看到越来越多的聋哑人参与到社会生活当中,和我们正常人一起,为社会的发展进步贡献自己的力量。在手语律师这条路上,我将不再孤单。

  我是新青年唐帅。

“也许他们不懂什么行为犯法,

但也有权利发出自己的声音。”

“手语”与“口语”的误解,

带来苦闷、绝望和委屈。

懂法律懂手语的手语律师,

让法治照亮了无声的世界。

但他说,

假如真的是中国的“第一”,

那也不希望一直是“唯一”。

新青年对话·唐帅

 

  问:出生在聋哑人家庭对你的成长有什么影响?

  答:我父母都是聋哑人。我出生在这个无声的家庭,注定了我从小到大和聋哑人接触很多。一开始,我的父母不愿意我学习手语,是因为从我出生父母发现我是一个健全小孩开始,他们就觉得,我应当属于一个健全人的社会。

  转变在于后来我学了手语之后,他们整个企业的很多聋哑人职工,在平时生活中遇到问题需要沟通时,都找我去翻译。慢慢地,他们就接受了我和聋哑人之间来往。

  问:学习手语难不难?

  答:很多人说学习手语很难,但我自己学觉得还好。我觉得这可能是上天赋予我的一份礼物吧!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父母的同学到家里边来做客,在交流的过程中,我发现他们的手语跟我们的实际上有一定的区别。从那时起,我才发现,其实我们国家的手语一样分了各地的方言,而且方言之间是不同的。

  为了学习各个地方的那些方言手语,我就只有跑到解放碑、朝天门。趁着假期,在那儿守株待兔,去碰那些外地来的聋哑人游客,然后上前跟他们进行手语交流。一开始,那些人还以为我是走失的聋哑人小孩呢!但后来,知道我的来意之后,他们也很热情地教我。

  最后,他们看我学手语快,有些聋哑人就直接说给我钱:“我们是来旅游的,干脆你给我们当导游算了,你又会手语。”所以那个时候,我还挣了不少零花钱。

  问:为什么要做手语律师?

  答:从法理过渡的角度上来讲,律师是防止冤假错案的最后一道防线。当我看见聋哑人面对这些情况时,发现聋哑人不能跟健全人一样平等地参与法律生活,甚至在这个过程中,不能行使法定的一些诉讼权利,必然导致有些案件出现让他们面临不公正的裁决和结果。这样会激化聋哑人和社会之间的矛盾,甚至会激化聋哑人对司法机关的不理解和仇视。

  问:我们能为聋哑人的法治现状做些什么?

  答:对于这个群体,我个人觉得最需要的是这几个方面:

  第一,在聋哑人参与法律生活这个问题上,能够建立第三方机构,对聋哑人参与诉讼的过程进行监督和鉴定。

  第二,聋哑人的法律意识是很淡薄的。淡薄到什么程度呢?平常全国各地聋哑人,通过线上也好,线下也好,对我们发起的一些的法律咨询,通通都是一些很低级的问题。问出来以后,都让我们这些法律职业者汗颜。比如人家问:“唐律师,法官、检察官和律师,到底有什么区别,都是干嘛的?”也有聋哑人问:“唐律师,我离婚应该到哪去离?”

  大家可以想一想,这些问题对我们常人来讲,都是属于生活常识的问题。但在聋哑人那里,却是一个触手不可及的、专业性极强的、概念极其抽象的法律专业知识。为什么聋哑人的犯罪率很高?就是因为他们的法律意识很弱。

  我们社会更应该在这个地方,关注一点聋哑人,帮助一下聋哑人。在普法上下下功夫、想想办法,用一些有效的方法有针对性地对其进行普法,提高聋哑人的法律意识。

  问:聋哑人群体目前的生存现状如何?

  答:前段时间,我的一些新闻在播出去之后,有些人在评论里说:“我们国家有近3000万聋哑人,为什么在我身边,我一个也没看到过?在大街上,我从来没遇到过?”我想说的是,你没看到、没遇到,不代表没有。

  聋哑人就是因为自己身体的残疾,产生了自卑,由于和社会无法正常进行沟通和交流,久而久之产生自闭,最后导致他们不能完全融入到我们正常的社会生活当中。这是因为什么?是因为我们社会给予的关注和关心不够,才会导致大家都觉得这类群体离我们很远。所以,我想通过你们告诉全社会,多多关心这个群体,关注这个群体。其实,他们离我们很近很近。

  问:为什么不愿意当“中国第一手语律师”?

  答:我的目标是让这个所谓的全国“第一”或是“唯一”的手语律师不再成为“第一”和“唯一”。我就是想让聋哑人跟社会一般人士一样,能够平等地参与到社会生活。比如,聋哑人在法律生活上,在维权上,出现什么问题的时候,有需求的时候,手语律师就在他的身边,这就是我的理想和愿望。

  问:你觉得什么是“新青年”?

  答:对我个人来讲,作为一名手语律师,平时就生活在各种矛盾纠纷当中,看了很多人世间的大喜大悲。我觉得很刺激,也很充实。对我们整个“新青年”这个群体来讲,我觉得很简单,应当就保持我们的这种朝气,敢想敢干,就OK。

我国有近3000万名聋哑人,

但他们似乎长期“与世隔绝”。

为什么呢?

停止猎奇,伸出双手,

营造温暖的生活空间,

让他们融入日常生活,

让边缘群体不再边缘。

你的善意对他们更加珍贵。

律师交棒,

该我们了!

版权声明:未经中华儿女新闻网授权,严禁转载

热门排行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