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儿女新闻网

刘坤 骄傲的农民离进步还有多远

2018-01-08 12:54来源:中华儿女新闻网编辑:VeraY作者:曹宏琰

  “今天去村里和村干部本想就精准扶贫搞什么项目进行初步意见沟通,结果偶遇到另一个关于想集合几个养殖户进行集中选址的会议,会议不到两个小时,几乎是你争来我争去,有几个村民还不欢而散,剩下的开始东家长西家短,对村子里的某些人评头论足,这里边也包括我们的村干部。特别是村子里一些看起来有些残缺的人更是大家取笑的对象,让我深刻地看到了农民的某种特质:骄傲自满。(说这些不代表农民没有优点,更不代表没有前途,否则我还回农村干嘛呢)这让我触动,也让我愤怒,我是接触到了真正的农民,但我想不通农民为什么这么骄傲自满。不过,我这样一个致力于改造的青年人,对前途是充满信心的。”

  以上这段矛盾又带有些希望的文字来自“欢耕辛语”微信公众号于去年夏天发布的一篇文章,作者刘坤是陕西省淳化县官庄镇沟渠头村村委会主任助理,也是记者在拉萨从事西部计划西藏专项期间结识的志愿者好友。如今,一年多过去了,他在家乡农村过得还好吗,是迷失在基层还是找到了希望?带着这样的疑惑,记者采访了这位大学生村官,并认真聆听了他有关走进新时代的一些心里话。

  农村需要一批青年人努力建设

  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解决好“三农”问题始终是全党工作重中之重。对于刘坤他们这些大学生村官来说,只有真正走进农村才是开展“三农”工作的大前提。“有的人老说自己懂‘三农’,结果根本就没在农村以一名工作者的身份工作过一两年,这话谁相信呢?”刘坤说。

  “我也是村里娃娃,父母都在老家,返乡就业是我的首选。通过西部计划西藏专项这个平台,我在拉萨市城关区加荣社区居委会锻炼了一年,感觉还是想去基层,而且我在山西农业大学学的就是农村区域发展专业,所以哪个岗位能让我离家乡最近我就考哪。”虽然两年未曾谋面,刘坤还是一如既往的直率,“我报考大学生村官那会儿就是想着给自己几年时间在农村锻炼,对于是否从事行政行业还没完全决定。”

  虽然刘坤在2015年9月就到淳化县官庄镇镇政府报到上岗,但是直到一年多以后他才真正住到农村里。“很多人觉得基层政府人满为患,非常臃肿,其实那里非常缺人手,很多大学生村官一到乡镇就被截留下来委以办公室工作的重任,反映的就是基层缺少真正的人才。”刘坤无奈地叹了口气。

  每当有学者、媒体评论“三农”问题或“新农村建设”时,“基层政府臃肿论”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这种论调的本质是一种纵向对比,将汉朝乃至民国时期的“官民比例”拿到今天来说事,以此证明现在的基层政府是多么的臃肿不堪。对于此种论调,刘坤表示:“这种观点纯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

  据刘坤介绍:首先,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面临越来越多的需求,自然就要求相应的机构与人手去工作。在基层政府中,工作真的是非常繁重的,毕竟“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其次,为了配合2006年中央废除农业税的政策,直到2010年前后许多地方乡镇工作人员都没有增加多少。与之相反的则是,乡镇工作人员每年都有调走、退休与辞职的。最后,国家的干部选拔机制正由传统的计划经济时代的人事制度向现代严格的公务员制度转变,但这需要一个过程,基层政府直到最近几年才开始有招录公务员的资格与条件,中间必定出现一段人事制度的空白期。当基层政府乃至村委会的公共服务活动日益增多时,工作人员却不增反减。

  “基层根本留不住人,虽然这两年给了招录公务员的资格,但是每年一两个名额,即使招来了,因为是公务员身份很容易就被相关部门借调走。相对于公务员,大学生村官还能稳定一些,一般能在乡镇上工作两三年以上。”诚实的刘坤终于道出了其中的原委。

  “如果不让我住村,我宁可不干这个名不副实的村官!”在镇上待了一年多,刘坤再也等不下去了。后经多方协调,2016年11月份,他终于得偿所愿住到了沟渠头村去开展农村工作。“习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里也指出:培养一支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三农’工作队伍。这真的是说到了点子上,农村农业农民的发展离不开强大的人力支持。我在此看到了总书记了解基层,熟悉基层工作的丰富经验。农村需要一批青年人回去建设,但是基层政府更需要一批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工作者。”

  习近平总书记曾在《我是黄土地的儿子》一文中写到:七年多上山下乡的经历,最大的收获是让我懂得了什么叫实际,什么叫实事求是,什么叫群众。对于大学生村官刘坤来说,住到农村里就是开展本职工作的总前提,接下来就要深入群众,实事求是,弄懂什么是实际。

刘坤(右一)邀请咸阳市科技局农技专家为沟渠头村民讲解“烟富10号”苹果的嫁接技术

  只有生活在农民中才能真正了解农民

  42年前,知青习近平离开梁家河村的头一晚,曾对村支部班子全体成员说:“要当好一个村的领导,必须一碗水端平。群众最讲究的就是‘公道’二字,最信服的就是公正的人。哪怕一毛钱的事,你处理得不公,群众也不答应;十块钱的事,你处理得公道,群众也不会有意见。无论大事还是小事,该咋办就咋办。”

  刘坤刚住村时,针对村里留守妇女和老人居多的情况,分别组织了村妇女协会和老人协会以求带动村里的精神文化建设,结果却以失败告终,他困惑了很久。直到看完《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一书,回想起总书记在梁家河的那句话,他才算走了出来。

  “看到那些农村妇女和老人因为要去参加广场舞比赛或是看戏听唱,果断放弃一天出去挣钱的机会,就知道农民对精神文化是多么的渴望。”血气方刚的刘坤也将志愿者时期从社区学来的组织经验直接复制到沟渠头村——办协会,想让村里再次热闹起来。说干就干,他开始组织妇女协会和老人协会,还没做成,村里的流言蜚语也多起来了,说“这村官就挑些能人进协会”,有的还说“刘坤净挑长得好看的妇女进协会”。

  虽然碍于村里舆论压力,两个协会最终没有办起来,但在失败以后刘坤找到了症结所在。“农村就是一个传统的熟人社会、宗族社会,家家户户沾亲带故。如果按照性别和年龄组织协会,能丰富一部分村民的精神文化生活,但也会忽略另一部分村民的精神文化需求,这就是没有做到一碗水端平。有了这次的教训,我往后再组织类似活动都通过家庭来进行,通过一个个小家庭和大宗族把全村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带进来,让所有人都感到公道。”

版权声明:未经中华儿女新闻网授权,严禁转载

热门排行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