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儿女新闻网

刘义权 抗联老兵永不褪色

2018-11-28 13:29来源:中华儿女新闻网编辑:yjt作者:余玮

  刘义权,抗联老战士。原名刘大喜,苏联名字诺尔斯夫维奇。1943年4月加入东北抗日联军,后任周保中将军勤务员、警卫员,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 1955年被授予中尉军衔。三次获俄罗斯政府授予的“1941—1945年伟大卫国战争胜利”纪念奖章。

  采访时,老人胸前挂满了奖章与纪念章,这些今天看来光泽有些暗淡的胸章, 尽管不再耀眼和夺目,但见证了老人的传奇与战争年代的贡献。老人对有人怀疑他13岁参加革命的抗联身份、否认他给周保中将军做了6年警卫员的事实义愤填膺,极为激动与痛苦。其实对于刘义权的身份之争,辽宁省委党史研究室专案2011(06)号红头文件已给出了肯定的答案,我们应该尊重这些经过生与死考验的革命功臣,历史不会忘记他们!

  “总讲先有国后有家,没有国就没有家。衰老的父母扔到那地方,他没有仇恨?家破人亡,他没有仇恨?日本鬼子打不垮, 哪来的家啊?”刘义权是传奇的老人,讲述中老人几乎没有逗号,一个个被封存多时的故事打动着你我……

“看,这还有伤痕。”刘义权说(余玮/摄)

  难忘的东北抗联岁月

  当年只有13岁的刘义权,是东北抗日联军七军11人的侦察小分队中最年轻的一名小侦察员,小分队的同志们都亲切地称他为大喜子,当年小分队也曾多次依靠他年龄的“掩护”打探到了很多日军情报。

  回忆起过去打仗的日子,刘义权颇有些骄傲地说,13岁就参加抗联了。参加抗联以后,我多次完成侦察和战斗任务。记得第一次参加战斗是在通化县夹皮沟,营救被抓的抗日群众。“小分队转移途中,发现十几名‘讨伐队’在鬼子带领下,要枪杀反满抗日的群众,在队长刘雁来指挥下,小分队埋伏到‘讨伐队’必经的山路旁发起突然攻击,消灭了数名敌人。”“当时政委李永镐负责保护我,大家冲锋时我也跟着冲了上去。”刘义权很自豪地说:“这是我第一次打鬼子,也是第一次缴获鬼子的枪。”

  回忆当年在抗联小分队的战斗经历, 刘义权特别激动,不时流露出对那段难忘岁月的怀念。“当年很多地下党员和抗日群众同鬼子进行殊死的斗争,我不过是其中之一。”日伪统治时期,东北抗日游击队活动很频繁,给日本鬼子以沉重的打击。日军在绥芬河修筑“国防”公路计划,遭到抗联五次打击而彻底破灭;中东铁路沿线地下交通站与抗联小分队密切配合,成功地进行了三道河子阻击战、八面通铁路大桥围堵战、虎林要塞干线炸桥封河战等,在十分艰难困苦的条件下坚持对日斗争,仅在绥芬河就累计打死日军3000多人。

  “……哪年,哪月,才能够收回那无尽的宝藏?爹娘啊,爹娘啊。什么时候,才能欢聚一堂?……”回忆起往事,刘义权不禁唱起了当年抗联小分队夜晚时常哼唱的这首“抗联歌”《松花江上》……

  “1943年,我和战友们一起,转战于渺无人烟的深山密林。后来,由于当时形势要求,我们又经过艰辛的跋涉,秘密穿越国境线,到达苏联哈巴罗夫斯克东北抗联北野营,番号为远东红军88旅。我同苏联红军一道参加了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我和80名抗联战士守卫一座大桥,经过浴血奋战,40名战士壮烈牺牲,22人负伤,但我们成功地完成了任务。”说起“刘义权”这个名字,老人不由自主地笑了:“这个名字还是一次送水,周保中给起的哩!周保中和人在屋里商议事情,我进屋去给他们送水。周保中看见我说,你这孩子仁义,我给你起个名,你就叫刘义吧!这时候,他旁边一起商议事的人伸出拳头说,我再给你加个拳头!就这么的,我的名字从‘刘大喜’变成了‘刘义权’。”

  一生中,老人最津津乐道的就是担任周保中将军警卫员。到北野营后的一次出早操,刘义权因为负伤刚痊愈,跟不上出操队伍瘫倒在地,正当苏联教官大声训斥时,一位身材魁梧穿马靴的中国军官阻止道:“刚来的小战士,跑不动就让他在一边休息吧。”早操结束后一问才知道,这就是周保中。过几天后,周保中把刘义权叫到办公室说:“你就留我这儿干勤务吧。”从此,刘义权开始了在周保中身边长达6年半警卫员生活。“1934年9月20日宁安平安镇战斗中,周保中肚肠子被打出,后用鸡皮糊上,担架抬着继续指挥战斗取得最后胜利。几年里,我曾同周保中去见过斯大林,在解放战争期间还随周保中赴朝鲜向金日成求援。”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当年东北抗联战士,现如今健在的没有几个了。“我怀念那些牺牲的战友。”刘义权说,他几乎半辈子都在战场上,多次见到尸横遍野,他希望不会再有战争,世界永远和平。

刘义权夫妇(余玮/摄)

版权声明:未经中华儿女新闻网授权,严禁转载

热门排行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