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儿女新闻网

刘义权 抗联老兵永不褪色

2018-11-28 13:29来源:中华儿女新闻网编辑:yjt作者:余玮

  随周保中的北平红色之行

  配合苏军反攻东北后,刘义权参加解放战争。1949年8月10日,周保中接到中央的电报,令他速到北平参加第四野战军高级干部会议。“当时,我给周保中当警卫员,他接到电报后,激动得一夜没有睡好。第二天一大早,就赶到吉林军区和吉林省委部署了工作,晚上回来后,他命令我和警卫员王福将行装从简,但嘱咐我千万不要忘记两件东西:第一件是一直留在他身边的一件虎皮,要送给毛主席;第二件是赵永新(营长)烈士的怀表,抗战胜利后要送给刘少奇。”

  1938年10月,周保中率领二路军与日军冬季“讨伐队”交战,日夜周旋在林海雪原中,当时抗联部队已断粮10多天。一天中午,周保中在树林临时搭起的棚子里休息,副官突然报告说,发现了两只大老虎,周保中确认没有敌情后果断决定射杀,命令主动请缨的警卫班长毕世信完成任务,“毕班长果然身手不凡,在八十步远一枪射中、打死一只二百余斤的大老虎,虎肉解决了战友们的饥饿问题,虎皮留了下来。1938年底,在和日军的一次遭遇战中,毕班长身负重伤,战友用这张虎皮包着他的身躯退下火线,他失血过多,牺牲前嘱咐战友们,让周司令员代他将这张虎皮转交给毛主席,因为他是毛主席的家乡人”。

  赵永新原在东北中共满州省委给刘少奇当过警卫员,后调到吉东抗日联军第二路军总指挥部给周保中当警卫员。“后来,赵永新牺牲在林海雪原,牺牲前嘱托周保中把这块怀表交给刘少奇作留念。周保中带着这两件珍贵物品转战三江平原、老爷岭、安达山、吉东地区以及苏联边境十几个年头”。

  8月12日下午,刘义权跟随周保中到北平,住在北京饭店四层。晚饭后,刘亚楼参谋长来到周保中房间,说:“1946年4月第一次长春战役中,你任总指挥,用了48小时就歼灭了国民党铁石军万余人,保住了长春满影(今长春电影制片厂),这是我党、我军的一份宝贵的精神财富呀。”

  周保中在北平参加第四野战军高级干部会议期间,分别受到毛泽东和朱德等的接见。据刘义权回忆:“毛主席在接见时紧紧地握住周保中的手说:‘将军,你辛苦了!’当晚九点左右,刘少奇和周恩来到北京饭店403房间看望周保中。刘少奇一进门就说:‘白族兄弟,辛苦了。’我是第一次见到刘少奇,向他敬了个军礼,又给周恩来敬了礼:‘首长好!’我给刘少奇端茶水时,他问我:‘小鬼,你今年多大了?听说你是东北人呢!’我急忙立正敬礼回答:‘首长,我是东北人,今年19岁!’‘你跟着周将军当警卫员几个年头了?’‘报告首长,已经6年了。’‘你们这些年轻的娃娃,能够积极地参加抗日斗争,这很好。’”

  当时,刘少奇对周保中说:“将军,原打算留你在中央军委工作,毛主席和恩来都建议你去云南,考虑你是白族人,回到云南工作有很多有利条件,是其他同志无法代替的。”周恩来风趣地插话说:“我们这是第三次见面了,前两次都是我把你派到北方,这次可要把你派到南方去了。”周恩来拍拍周保中的肩膀兴奋地说:“还是20年前的老样子,这一次不要急于回家乡,更不用说更名换姓。”周恩来笑着向刘少奇解释了20年前奚李元改叫周保中的原因,刘少奇哈哈笑着说:“周保中,保中华嘛!因为抗日的关系,你在云南群众中建立了很高的威望。”

  刘义权在晚年还记得,这次交谈持续了两个小时,周保中叫他把赵永新烈士留下的怀表交给刘少奇,刘少奇拿着原送给赵永新临走时的纪念物,双眼热泪盈眶激动地说:“他19岁跟着我在东北中共满州省委工作,赵永新是一位好同志!”

  8月17日,刘义权跟随周保中回到东北吉林移交工作。“告别了多年战友,周保中离开浴血奋战的东北大地,在吉林火车站为周保中送行的有吉林省委领导和吉林军区部队官兵、地方干部、群众两千余人。”这一年,刘义权还跟随周保中到北平出席第一届政治协商会议和开国大典,11月跟随周保中南下云南。

  “活烈士”的幸福晚年

  1950年,刘义权从云南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42军124师371团先遣大队队长。

  刘义权赴朝作战前,周保中与夫人王一知前去车站相送。上车时,周保中对刘义权说:“小刘,我本想送你去学校学习,可你现在还有任务。你没文化基础,平时要好好学习呀。”随后,周保中将自己一支心爱的钢笔送给了他。刘义权一直将老首长的这支笔带在身边,记笔记、写心得、撰写回忆录。刘义权深情地说:“周保中将军不仅是我的首长,更是我的引路人、我的导师、还是教我学文化的教员。”

  刘义权当年离开家乡当兵一走就是3年。1946年,他随时任东北人民自治军副司令的周保中回到辽宁。也就是在这段时间,刘义权抽空回家与老母亲见了一面。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刘义权的战友回到大洼县,告诉刘义权老母,他亲眼看到时任中国人民志愿军42军124师371团先遣大队队长的刘义权在大同江附近的13号高地的战役中,炸碉堡时“光荣牺牲”,被抬上卡车运走了。从那时起,老母为儿子烧了8年纸,哭坏了眼睛。不料,1958年,刘义权竟带着媳妇回到了老家。

  “炸掉碉堡后,我什么都不知道了。”刘义权说:“事后才得知,当时运送我们的卡车有两辆,一辆在山涧被美机击中,翻到了山下。装我的另一辆车死里逃生,回到了兵站。”

  “我和母亲年岁都大了,这次一见,又是匆匆而别,真是叫人难受啊!”刘义权含泪说。告别老母时,小雨忽然变大了,老母亲站在门口目送儿子离去,不断擦眼泪。

  晚年,刘义权每年都被当地或所在单位及有关部门评为优秀共产党员、“三好”老干部,还被授予“鹤城健康老人”称号。他虽然年事已高,但始终不忘自己是一名抗联老战士,时刻把弘扬抗联精神当已任,积极参加各项公益活动,他先后向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日军侵华罪证展览馆”或东北抗联史实陈列馆捐赠周保中将军及本人珍贵抗联文物或史料等,多次重走抗联路,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言传身教,讲抗联光荣传统,关心教育下一代。

  活着就是幸福!刘义权发自内心的感慨:我们能活到今天,真不容易!就是最大的幸福!

版权声明:未经中华儿女新闻网授权,严禁转载

热门排行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