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儿女新闻网

哈尔滨:风雨冰城现曙光

2020-07-22 16:20来源:中华儿女新闻网编辑:zxh作者:余玮

  公元1946年4月28日,沦陷了14年零81天的哈尔滨解放了!这座年轻的新生城市迎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东方战场上的第一缕曙光。

  哈尔滨的解放过程,先后经历了二战后苏联红军撤出、国民党接收和共产党进驻这样三股力量的变局。哈尔滨,是中国共产党最早解放的大城市,是解放战争的第一个根据地。

  城市的成长犹如大江行舟,途中的每一条峡谷、每一个转弯都成为成长的印迹。从拥抱第一缕解放曙光,到领跑新一轮东北振兴,哈尔滨踔厉风发,迈向未来。

  白山黑水的血泪史

  “哈尔滨”源于女真语“哈尔温”,意为“天鹅”。自金代以来,人们就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由于抗日斗争的需要,1932年1月,中共满洲省委由沈阳迁到哈尔滨。

  从此,哈尔滨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东北人民抗日斗争的指挥中心。为了攻取哈尔滨,日本关东军可谓费尽了心思:进攻齐齐哈尔,给前苏联施放了一个试探性的“气球”,见苏联反应并不强烈,胆子更大了;在上海制造动乱,让那里充满火药味,外国列强的注意力也都被转移……加之占领锦州,他们认为攻取哈尔滨的时机已经成熟。

  2月5日,日本关东军在伪军的配合下,向哈市发起全面进攻,整个哈尔滨炮火连天,弹如雨下。哈尔滨保卫战,是继江桥抗战之后,又一次大规模抵抗日本侵略者的战斗,再次显示了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

  但是,由于国民党政府推行不抵抗政策,虽然东北的爱国官兵前仆后继,屡屡抵抗日军,结果却是孤军奋战,未能形成联合的全面抗战,最终都先后失败了。当日下午,北满重镇哈尔滨陷落。

  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150多万人的苏联红军出兵东北,在东北抗日联军的配合下击败日本关东军主力。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哈尔滨和东北人民结束了14年的亡国奴生活。

  波罗德科·弗拉基米尔·菲时年17岁,退役前被授予海军上将军衔。晚年,他回想当年哈尔滨解放的序曲——苏军在这座曾有着“东方莫斯科”之称的美丽城市赶走了日本侵略者,好似说着刚刚发生的故事:“日本军队发现我们时,非常震惊,还以为是神兵天降,万万没想到这么复杂的地形,我们的部队能如此神速地来到眼皮底下。

  我们部队继续往前走,日军用迫击炮攻击我们,我们马上还击,意外的是,我们还没打过瘾,日本兵就投降了。”

  波罗德科当年是从沈阳方向进入哈尔滨的,只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就俘获了关东军驻哈尔滨的指挥官。“我是坐在坦克车顶上进入哈尔滨的,路两旁的市民拼命鼓掌,脸上都洋溢着阳光般的笑容,有的人还往坦克上扔鲜花。”

  早在1945年4月底,毛泽东在中共七大讲话中就强调:“东北是很重要的。从我们党,从中国革命最近和将来的前途来看,如果我们把现在的一切根据地都丢了,只要我们有了东北,那么中国革命就有了巩固的基础。”

  抗战胜利前夜,中国共产党将东北问题看作战后全局工作中的重中之重,把极大的注意力投向这里。由于北满的战略地位越来越重要,9月2日,中共中央决定组织北满分局,由陈云任书记。不久,作出“向北发展,向南防御”,“发展东北我之力量并争取控制东北”的战略决策。

  陈云在十分困难的条件下开始主持中共北满分局的工作。北满分局决定,成立中共松江省工作委员会,张秀山任书记,钟子云任副书记。同时,在北满分局直接领导下,组建中共哈尔滨市委员会,对外不公开,钟子云兼任书记。在陈云到达哈尔滨的第二天晚上即11月17日21时,驻哈尔滨的苏军就告诉他国民党军队将到哈尔滨,命令我军22日全部退出哈尔滨市。

  陈云在中共哈尔滨市委书记钟子云陪同下,同哈尔滨苏军当局进行交涉,毫无结果,苏方态度强硬。苏军哈尔滨卫戍司令官卡扎科夫中将对陈云说:“你们退也得退,不退也得退,这是我们上级的命令!”原来美蒋在11月中旬,对苏联发动外交攻势,因为苏联与国民党当局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所制约,不得不将中长铁路沿线的各大城市交给蒋介石。

  苏军驻沈阳卫戍司令会见彭真和伍修权时甚至无礼地说:“如果你们不走,我就用坦克来赶你们走。”为维护和平,顾全大局,避免内战,陈云不得不在部署钟子云、李兆麟等留在哈尔滨市工作后,于11月22日晚率北满分局、松江省工委、松江军区机关离开哈尔滨,转移到哈尔滨以东约6公里的宾县。

  11月29日,东北局发出指示:今后工作的重心仍然是“面向长春路,在长春路及沈阳附近,长春、哈尔滨等大城市,以便在苏军撤退时与国民党争夺这些大城市。”

  远在重庆的国民党政府抓紧派遣军队抢占东北,从苏军手中接管哈尔滨,篡夺抗日战争胜利的果实。12月28日,国民党政府“东北行营”派关吉玉、杨绰庵等“接收大员”率200余人到达哈尔滨,“接收”松江省和哈尔滨市政权。

  第一个大城市回到人民手中

  1946年2月26日,驻东北苏军参谋长柯里琴科中将宣布开始由南至北陆续撤军。当苏军要撤出哈尔滨的消息传出后,引起人们极大不安。

  3月以后,国民党政府撕毁东北停战协议,陆续抽调7个军的兵力进入东北,并指使北满各地的国民党特务、土匪袭扰解放区,并利用苏军撤退回国之机,打通中长路,进占长春和哈尔滨,控制北满广大区。

  在国民党统治哈尔滨期间,他们大肆搜罗伪军警宪特的残渣余孽,组成“先遣军”“挺进军”“光复军”等反动武装,极力发展国民党和三青团组织,豢养大批密保,监视进步组织,进行暗杀和破坏活动。

  3月9日,抗日民族英雄李兆麟将军被国民党特务暗杀,更激起了哈尔滨各界人士的义愤。面对当时的形势,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指示中共中央东北局和东北民主联军总部,要集中优势兵力,歼灭大量敌人,全力控制长(春)、哈(尔滨)两市及中长铁路沿线,不惜任何牺牲,反对国民党向该地区进攻,特别是保卫北满——长春、哈尔滨、齐齐哈尔等地,必须在苏军撤退一二日内控制住,力争由民主联军占领长、哈、齐及中长路全线,阻止国民党军。中共中央东北局根据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的指示,制定了《关于东北大会战的部署》,指示各作战部队必须迅速完成一切准备工作,于苏军撤退时以敏捷迅速的手段,攻占长、哈、齐各市,争取在一二日之内全部、干净地消灭顽匪。

  遵照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的指示和东北局的战略部署,南满民主联军向国民党军队展开了反攻,在本溪、四平保卫战中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挫伤了敌人的锐气,阻止了国民党军沿中长路北犯。

  北满民主联军也主动出击,给盘踞各地的国民党建军土匪以致命打击,为收复哈尔滨争取了时间。中共北满分局积极进行收复哈尔滨的战前准备。北满分局书记陈云亲自主持召开了吉黑军区、松江军区和359旅领导干部会议,分析了敌我形势,制定了作战方案,解放哈尔滨的时机业已成熟,条件也已具备。

  解放哈尔滨要做打后占领、小打或不打占领两手准备,军队本身要做好打的充分准备。力争不打,立足点放在打上,决不给隐藏在哈尔滨的国民党建军土匪以可乘之机。

  3月末,部队进入战前各项准备工作。从剿匪部队中抽调359旅,松江军区5个步兵团、1个炮团,东北民主联军第7师第19团,北安军区第3旅等,共13万余人,对哈尔滨形成包围之势。用两周时间,进行了战前动员和政策纪律教育,向部队颁发了纪律守令和入城守则,规定了严防敌人破坏的重点保护目标:发电厂、自来水厂、面粉加工厂、车站、码头和桥梁。制定了入城后采取的5条措施:部队进城后加强巡逻,防止敌人乱中破坏;宣传党的城市政策,揭露敌人自称“正统”的欺骗宣传;收缴武器,保障市民生命财产安全;工厂照常开工,商店照常营业;搞好仓库、医院、营房和公共场所的安全警卫。

  4月初,以359旅司令部、政治部为基础,建立了临时指挥部,李天佑任指挥,刘转连任副指挥,359旅及松江部队共12000多人陆续进入市郊和10个区中的7个区。根据哈市的敌情和社会情况,为防止敌人在我军进驻中搞破坏,指挥部明确提出保护目标和措施。

  3月12日,苏军撤出沈阳,4月3日至22日,苏军又先后撤出佳木斯、长春、齐齐哈尔。在国民党接收大员控制的一些城市,苏军撤出后,立即出现社会秩序混乱,土匪抢劫,坏人横行。

  4月23日,苏联红军驻哈部队开始撤离。在哈尔滨市民各界的吁请下,中共北满分局决定进军哈尔滨。

  1955年,刘转连被授予中将军衔。生前,刘转连就359旅回师北上解放哈尔滨曾回忆:“4月28日拂晓5时,进攻开始了。

  部队迅速占领了指定目标,在前进途中,只在南岗和道外个别地方遇到小股敌人的抵抗和暗枪射击,并迅速将其歼灭。我军比较顺利地解放了哈尔滨。”尽管只是寥寥数语,但却道出了哈尔滨解放的干脆利落。

  周密的军事准备事实上在28日前就完全做好了。4月25日至4月27日,随着苏军的撤退,359旅刘转连所部向哈尔滨城外的三棵树地区推进,哈东军分区司令员温玉成所部向上号(香坊)地区一带进攻,哈南军分区司令员王奎先所部向顾乡屯进发。

  至28日8时,全部占领了70万居民的哈尔滨市。抓获了国民党军、警、特、匪5000多人,收缴长短枪2680支,机枪39挺,子弹5000多发,马650匹。

  部队进入市区后,受到热烈欢迎,全市人民夹道相迎,高呼“欢迎民主联军进驻哈市”等口号,市内秩序良好。

  让哈尔滨市民感到神奇的是,几乎一夜过后,苏军撤走后的空白就由共产党的部队“无缝衔接”上了。原哈尔滨市教育学院院长冯光武,其时也在哈工大上学,“那天早晨起来以后,突然都是民主联军站岗了,苏联红军就没了。他们都有岗位,在(原来)苏联红军的岗位上站岗”。

  在东北民主联军进驻哈尔滨的同时,中共中央东北局北满分局、北满军区和松江省党、政、军各省属机关也迁回哈尔滨。

  4月29日,松江人民自卫军司令部、政治部告哈尔滨市同胞书,哈尔滨卫戍司令部第一号、第二号布告连续发出,稳定了哈尔滨的形势。太平安宁的新社会,哈尔滨人终于是盼来了。

  5月3日,哈尔滨市人民政府成立。当年6月,中共中央东北局机关、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部及其附属机关也迁驻哈尔滨市。根据中共北满分局的决定,在哈尔滨建立了党、政、军的市级领导机构。

  对市委进行了改组,改组后的市委成员有钟子云、聂鹤亭、刘达(刘成栋)、何伟、蒋南翔等,钟子云任书记;成立了哈尔滨市卫戍司令部,聂鹤亭任司令员,钟子云兼任政委;任命刘达为市长。

  从此,哈尔滨真正回到人民怀抱,成为全国解放最早的大城市,成为东北解放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支援东北和全国解放战争的重要后方基地。

  “共和国长子”的阵痛与历史担当

  哈尔滨解放后,中共开始改造、管理、建设这座城市。在这一过程中,摸索和掌握了一些非常有价值的经验和教训。

  在管理城市方面,中共首先把政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哈市刚解放时,社会秩序较乱,市委召开会议,决定“市政府是哈市最高行政机关”,对旧政府机构进行改造。

  1946年5月,哈尔滨市委确定了“改造旧政权机构,洗涮和改造职员,建立基层政权”的建政方针,卓有成效地实施“各按系统、自上而下、原封不动、先接后管”举措,探索了基层政权建立的新的组织形式,建立了市、区、街三级政权。

  为了充分发扬民主,团结哈市各阶层人士参加政权工作,还召开了哈市临时参政会。临时参政会,可以说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体制下政权建设的一种尝试,是民主政治的先声。

  在建立各级政权的同时,党领导了反奸清算斗争,搜捕了一批日伪汉奸,使哈市形势日趋稳定,为各项事业的开展提供了保证。

  在哈市经济恢复过程中,首先把交通、供电、供水、通讯事业放在首位,使几乎瘫痪的城市恢复了生机。几年间,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在工商业、城市建设、社会管理等领域成功推行、落地见响。

  这些改革在恢复城市生产、稳定人民生活的同时还兼具其他意义。哈尔滨成为东北解放的重要战略大后方,输出了大量人力、物力和军工军需产品,有力支援了全国解放。

  作为全国解放最早的大城市、中国共产党最早执掌地方政权的地方,哈尔滨这座城市义无反顾地担当起“共和国长子”的历史重任,在新中国成立、建设和发展进程中作出了历史性贡献。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一五”计划时期苏联援助的156个重点项目中,13项落户哈尔滨,在全国大城市中居前列。到1957年“一五”计划结束,哈尔滨与上海、北京、天津、沈阳等城市,排在全国大城市工业总产值的前列,从消费型城市转变为工业城市。

  当年,大型国企的繁荣,不仅促进了经济的飞速发展,而且带动了城市版图的形成。在经历了伪满滨江省、民国松江省的曲折发展后,1954年8月,新中国政府决定撤销松江省建制,与黑龙江省合并为新的黑龙江省,省会也由西面的齐齐哈尔市迁往哈尔滨市,哈尔滨市也正式成为黑龙江省省会。

  “三十六棚”,一个注定要载入哈尔滨城建史的符号。这个上世纪初沙俄建设中东铁路时遗留下来的中国民工棚户区,多年来曾被作为“贫民窟”的代名词。

  1978年,哈尔滨市政府动工改造“三十六棚”,这是改革开放后哈市确定的第一个危房改造工程。到1988年工程全部竣工,多年居住在低矮、简陋棚厦中的居民全部搬入高楼。

  此后,1993年10月,地德里小区改造一期工程竣工剪彩,33万平方米、47栋现代化建筑拔地而起,创造了哈市危房棚户区改造建设史上的一个奇迹。2008年4月,道外滨江地区棚户区改造开启了哈市新一轮大范围棚户区改造的新时代,更多人借助政府的力量改变了居住条件。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凭借对俄贸易“桥头堡”的独特优势,哈尔滨再度成为国人北上淘金的焦点。中俄易货贸易鼎盛时期,哈尔滨是重要的中转枢纽,来自全国各地扛着大包小裹的“倒包客”一度成为街头一景。

  1996年,这片黑土地激荡改革的风云,松花江地区和哈尔滨市实现合并。松哈合并是一次意义非凡的城乡大融合,合并后的哈尔滨行政区面积在当时全国城市中居首,使哈尔滨融合了更多的发展资源,拓展了更大的发展空间,形成了全市大工业、大农业的“二元结构”经济格局。

  处于东北振兴滚石上山、爬坡过坎关键阶段的哈尔滨,集中精力向发展中的短板发力,“啃硬骨头”,扬长避短、扬长克短、扬长补短。作为进入计划经济体制最早、退出最晚的地区之一,哈尔滨历经发展起伏,在新时代面对东北振兴的重大考题再出发。经历辉煌和转型阵痛,这座中国最早解放的大城市,正在全面深化改革、坚持创新驱动之中重新焕发青春。

  时代给予每个城市选择的机会,前进的道路产生于不断突破与奋斗中。大江泽城,精神立市。时间改变着城市的容颜和人们的生活,始终没改变这个城市进取的基因。

  厚积薄发的哈尔滨正在崛起,崛起的不仅仅有强劲的哈尔滨实力,还有奋发图强的冰城精神,以及政府与市场合力激发区域活力的哈尔滨式探索。

  这座城市,有着追求光明、崇尚正义的红色基因,有着顾全大局、勇于担当的城市胸怀,有着敢于争先、砥砺奋进的城市精神,有着坚强不屈、高洁峥嵘的城市风骨,有着真诚善良、古道热肠的城市情怀。

  发展是最好的继承,进步是最好的纪念。翻阅岁月之书,哈尔滨人深情回望,汲取历史的明示;站在新的起点,哈尔滨人激情前行,走向全面振兴,努力创造着无愧于先辈、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新业绩!

  [本文刊于《中华儿女》杂志2020年第8期]

版权声明:未经中华儿女新闻网授权,严禁转载

热门排行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