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儿女新闻网

山东莒县酒厂的前世今生

2017-08-16 13:05来源:中华儿女新闻网编辑:陶子作者:山佳风洁

  据《长岭镇志》(P207)记载:“清代,大店地主庄瑶在吴家洙流村,安庄子,并建酒厂一处,铺号‘元新’。”

  “解放前,大店庄陔兰在葛家洙流开酒店一处,铺号‘源丰’产品销往青岛、日照、沂水、临沂等地。1944年,成为资产私有、国家管理的公私合营酒厂。1949年,作价250万(旧币)卖给国家,1955年因亏损停产,1960年春,设备迁往县城南七里门。”

  “1959~1962年,后小河大队利用食堂场所开酒厂一处,1962年,由县酒厂统一管理,集中到县酒厂。”

  据《长岭镇志》(P704-705)记载:(吴家洙流村)“庄姓从大店镇迁来。”

  “清代,大店庄瑶在此建酒厂一处,铺号‘元新’。”

  “1944年,莒中县县委书记亓仲文、县长王子谦、秘书石明远驻村(吴家洙流村)办公,分别住在吴步民、吴步阶两家。”

  据日照党史网记载:亓仲文,(1944年9月~1945年10月)任中共莒中县县委书记;王子谦,(1945年1月~1946年7月)任莒中县县长。

  根据有关资料:石明远,莒县夏庄镇人。1942年任莒县文教科科长。1945年11月任三专署文教科副科长。1946年任莒县县委秘书;曹吉亭,莒县长岭镇人。革命烈士。1938年2月参加莒县抗敌自卫团,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任班长、排长、指导员、县大队副政委、滨海军区独立三团政治处主任。参加过石井、石沟崖、赵家岭等战役。指挥部队相继攻克夏庄、赵家岭、张家围子、借庄等日伪重要据点,参加了莒城解放战役,取得了辉煌战果。

  据《长岭镇志》(P706)记载:“1944年11月14日莒城战斗中,生擒恶霸地主、万仙会头子于经武。1945年7月,莒南、莒中、莒北三县联合在村西(吴家洙流村西,即于家洙流村南空闲地内)召开公判大会,公审于经武。会场设在村西打麦场。各界人士、群团组织及各地赶来的群众5000多人参加大会,公安局刑警30多人,民兵800余人,保卫会场。会议8点钟开始,下午三点莒中县县长王子谦宣布对于经武执行枪决。”

  据《长岭镇志》(P709-710)记载:(葛家洙流村)“庄姓清朝年间从大店镇迁来。”

  “建国前,莒县大店(今莒南县大店镇)翰林庄陔兰,在该村开设酒厂一处,铺号‘源丰’,主要酿造白酒,销往青岛、日照、沂水、临沂等地,1944年莒城解放后,酒厂成为资产私有、国家管理的公私合营酒厂,1947年酒厂作价250万元(旧币)卖给国家,1955年停产。1960年春,酒厂迁往县酒厂。之后,县缫丝厂在原酒厂加工柞蚕丝,1957年迁往于家店子村。”

  据《长岭镇志》(P771)记载:(后小河村)1959年至1962年,姚光太、刘永召利用食堂场所开办小酒厂,1962年由县统一管理,集中到莒县酒厂。

  据《招贤镇志》(P420)记载:“山东省招贤酒厂,1945年8月,中共莒县地方政权接管了招贤镇李培于1927年开办的“仁和泰”私营酒厂,改称山东省招贤酒厂(时为国营酒厂)。随后对原有人员改造,继续留厂生产。厂长及主要管理人员由政府委派,维持正常生产。1958年,该酒厂转为县办酒厂,有职工73人,年产白酒491吨,利润119594.78元。1960年3月,迁址莒县七里门,改称山东莒县酒厂。”

  据《招贤镇志》(P407-408)记载:“武玉杰于2003年整体收购了山东老牌白酒企业——三九集团山东浮来春酒厂,并组建了中国浮来春酿酒股份有限公司。中国浮来春酿酒股份有限公司,占地12万平方米,有职工1000余名,其中专业技术人员198名,固定资产1.65亿元,建有粮食酒发酵窖1860个,年产白酒2万余吨,产值逾2亿元。”

  据《城阳镇志》(P757)记载:“在该村范围内征用土地单位有纸厂、酒厂、……”即现在中国浮来春酿酒股份有限公司所在位置——七里门。七里门,因供销大厦处为南关吊桥,城阳党委处为东关吊桥,图书馆东处为北关吊桥,所以距老莒国内城约古代七里,遂谓“七里门”。注:周、秦、汉,一里=415.8米。清光绪,一里=576米。1929年,一里=500米。

  庄瑶(1791~1865)字琪园,大店镇大店人。清嘉庆二十一年(1816年)中举,二十二年中进士,曾任工部都水司主事、营缮司员外郎、都水司郎中、湖北荆宜施兵备道。咸丰十一年(1861年),捻军活动于大店一带,庄瑶奉旨在家乡督办民团,防堵农民起义军。同治四年(1865年)去世,赠太仆寺卿。

  庄陔兰(1870~1946)字心如,大店镇大店人。光绪三十年(1904年)殿试中进士,入翰林院编修,诰封朝议大夫。1914年后任山东省民政长官公署总务厅厅长、兼任山东图书馆馆长,山东省议会议长,国会参议院议员。1934年春任《重修莒志》总纂。1936年任孔子77代孙孔德成汉文教师,1946年在曲阜去世,葬于孔林。其代表作为颜体《重修定林寺碑》。

  据以上史料,笔者认为:莒县酒厂第一厂址为莒县长岭镇是吴家、葛家洙流两个村。葛家洙流村和吴家洙流村土地是庄氏在长岭镇当时的资产。

  第一处吴家洙流村大店庄氏在长岭安庄子地点,根据庄瑶的生卒时间,“元新”酒厂建立时间应早于“仁和泰”酒厂。作为性质上都是当时富农或者地主绅士发展自己的封建经济。“元新”酒厂的建立为后来庄氏集团在长岭发展的酿造业提供了技术支持和人才支持和物质基础。此时的吴家洙流、葛家洙流经济运行模式是封建社会庄园经济。

  第二处“源丰”酒厂,无论在规模、管理、技术、销售网络和国有化时间都厚重于“仁和泰”酒厂。据笔者了解,1944年,“源丰”酒厂成为资产私有、国家管理的公私合营酒厂后,酒厂就在莒中县县委、县政府直接管辖之下,酒厂设立县酒厂管理委员会,作为县级酒业管理单位并作为第一酒厂进行管理。到1955年,闫庄民兵配合公安部门平息宋家当门30余名反动圣贤道徒暴乱,莒城基本处于和平状态。于是1960年春,已经于1955年停产葛家洙流村的老“源丰”酒厂全套设备运抵七里门,酒厂干部老职工大部转为现在七里门莒县酒厂的干部职工,后小河村酒厂职工也进入县酒厂务工,山东招贤酒厂职工也全部在县酒厂管委会的统一管理下,整合到七里门莒县酒厂,即莒县浮来春酒厂的前身,成为莒县最大一批国有企业,现在成为莒县最大一批企业集团,继续为莒县经济发展贡献力量。

  随着1840鸦片战争的开始中国开始沦为半殖民地,1904年庄陔兰中进士,这时第二次鸦片战争让中国彻底沉沦,作为中国文化政治精英的庄陔兰对迫近的丧权辱国感受一定十分深刻。

  据百度百科记述:1906年,庄陔兰到日本法政大学留学,与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党人有过接触。1908年回国,任山东法政学堂监督,与师范学堂监督、同盟会员王墨仙以及夏继泉等,经常秘密集会,斥责清政府政治腐败。1910年(宣统二年),任山东巡抚孙宝琦的秘书。1911年武昌起义后,他和以同盟会山东支部主盟徐子鉴为首的革命人士与地方官僚士绅联合,逼迫山东巡抚孙宝琦宣布山东独立,断绝与清政府的关系。11月7日,成立山东各界联合总会,他被推举为副会长之一。11月13日,山东宣布独立。“旅京山东同乡会”有人请求清政府派兵到山东“戡定大乱”。他得悉后,急电北京有关人士,转告清巡警部右侍郎赵秉钧,劝请清政府万勿派兵,以免酿成“祸患”。11月底,山东取消独立。翌年1月,袁世凯任命张广建为山东巡抚,大肆搜捕革命党人,以捉拿大盗为名,派巡防营将济南“宜春轩”、“万顺恒”两店铺的14名革命党人逮捕,并当场打死1人。事发后,庄陔兰协同毛雅云、王墨仙等进行营救。山东当局迫于社会舆论压力,除将刘溥霖等3人暂行拘留外,其余均予释放。1912年8月,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他与徐子鉴、丁惟汾(莒文化圈日照涛雒镇人)等6人当选为国民党山东支部理事。后济南都督府与烟台都督府合并,任都督府秘书长。1914年,在山东行政公署总务处任职,并兼任山东图书馆馆长。1918年,被选为第二届国会参议院议员。

  在这段风起云涌的革命历史时段中,这位代表着传统中华民族文化衍圣之师遗老庄陔兰和开创民主革命新局面的国民党元老丁惟汾莒文化圈的成为国家危亡之际可柱天倾栋梁。此事的“源丰”酒厂建设和运营不仅仅是酒厂,成为庄陔兰支持国民革命,推动社会民主变革的救国实业。庄陔兰在推动民族进步和回报家乡的时候,是倾囊所出的。

  据百度百科记述:1925年孙中山逝世,庄陔兰遂脱离政界,居青岛崂山广善寺,研读佛经,后回乡闲居。1934年春,出任《重修莒志》总纂。1935年底定稿,共77卷。因资金不足,曾卖字“以补其缺”。他修志主张资料要“实”,并重视志书的“资政”作用。1936年,他应曲阜孔府之邀,任孔德成汉文教师,专教韵学和经书,历时10年。1946年9月,庄陔兰病逝于孔府,年74岁。葬于从来不允许外姓人入殓的孔林。

  据丁玉隽的文章《回忆我的父亲》“最后一次见父亲,他干了一辈子革命,又是国民党元老,临走的时候,只存下六个一两一个的黄金,仅仅六个。”

  据百度百科记述:丁惟汾出版书籍《诘雅堂丛集》六种;《毛诗解故》、《毛诗韵聿》、《尔雅释名》、《尔雅古音表》、《方言译》、《俚语证古》。

  “三民主义”先驱孙中山的逝世对庄陔兰和丁惟汾两位民族解放、发展、进步推动者打击是很大的。而被称为“七老汉”的丁惟汾继续走在救国革命道路上,而庄陔兰走向他所传承的文化纽带和家乡致孝。带着山东人“智、信、柱厉叔精神”和一身赤贫他们继续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在隐退时候,潜心传统文化的耕耘,使得莒文化在台湾扎根发芽、壮大,在大陆,留下惠及子孙的厚重历史传记,用一种莒文化继续驱动莒文化传人不断无畏前行,成为历史洪流中的砥柱,成为未来国家、民族发展的大厦的坚实柱石。革命的力量是无穷的。

  在莒文化的薪火传递中,在革命的历史洪流中,继续涌动着莒文化的烈度,中共一大代表王尽美、日照重要中共党员丁惟汾侄子丁君羊等,继续推动民族革命的历史前行。

  自1938年刘震东抗击日寇,保卫莒城壮烈牺牲,到1945年新旺战役曹吉亭率部进攻,不幸壮烈牺牲。8月莒城第三次解放。为了自由、民族解放,莒文化圈英雄儿女前仆后继。据《莒县军事志》(P377)记载:(莒县)“自抗日战争以来,2939位志士为民族、民主革命胜利、保家卫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事业献出了宝贵生命。”

  写到这里,醇厚、浓烈的莒县白干酒,就像这炽热的5000年绵绵不绝的莒文化一样,至于源头是谁也许不重要,但重要是这种具有强烈的对自由的向往、对诚信坚持、对智识的追求、对外强大义凛然、对亲善的宽容、对物质趣味的淡漠是我们应该的继承和不懈的追求。啜饮莒县酒,品味莒文化,推动莒文化圈历史进程,其乐无穷。

版权声明:未经中华儿女新闻网授权,严禁转载

热门排行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