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儿女新闻网

贺龙手枪队队长陈昌同志的党性故事

2018-01-12 12:39来源:中华儿女新闻网编辑:李如是作者:钱均鹏

  

  陈昌同志于1907腊月初八出生在四川仪陇,1926年参加革命、1927年参加南昌起义并担任贺龙手枪队队长、1927年底入党、1931年参加中央特科、1952年遭迫害、1960年1月25日不幸谢世、1965年第一次平反恢复革命干部身份、1980年第二次昭雪恢复党籍、1981年覆盖党旗、2009年与妻子何妨合葬(本照片由陈昌最小的儿子陈龙狮提供)

  最近,谍战电视剧《风筝》热播,广受国人的热捧和好评。说来巧了,我认识一位资深的红色记者陈龙狮,他的父亲陈昌同志也是中央特科的一名无名英雄,其精彩的、隐姓埋名的“18+3谍战生涯”与《风筝》主人翁郑耀先的谍战生涯真的太像了。

  因为红色特工们的谍战事迹大同小异,再鉴于《陈昌同志自传》还没有解密,我就不能再赘述了陈昌的特工故事了。但陈昌同志的无论在顺境,尤其是在逆境对党的忠贞不渝、对共产主义信仰之“入党故事”、“失掉党组织关系后艰辛要求回到党的怀抱的故事”、“因积极要求恢复党籍被补划极右而失去生命的故事”、“在弥留之际还要求夫人要相信党、要把孩子们培养成为党的接班人的故事”等精彩故事更让笔者我感兴趣,让我情不自禁的想宣讲陈昌同志的党性故事!如今,在全党、全军、全国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之际,宣讲陈昌同志的党性故事,恰好能生动地诠释中国共产党党性的力量,让每一位共产党员从陈昌同志的党性故事中明白合格党员的标准是什么,怎样做一位真正的共产党人

  同时,请允许让我以此文作为纪念陈昌同志诞辰110周年的祭文,尽一份党员应尽的职责。

  一、陈昌同志的入党故事

  陈昌同志是1907年腊月初八,诞生在四川仪陇立山场的,一位普普通通的共产党人。他是在蒋介石疯狂执行“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放走一位共党”政策的最危险时刻,毅然、冒死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7年是中国革命最为光彩的年份(二七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央特科诞生的纪念年份),也是最低迷的年份(二七年相继爆发蒋介石的4.12和汪精卫的7.15反革命政变,使二七年成为大革命时期最低潮的年份)。

  陈昌同志在举世闻名的南昌起义时担任贺龙手枪队队长,负责起义指挥部及起义将领的安全重任。在南昌起义失败后,他带领贺龙手枪队护送起义指挥部最后一位离开南昌的领导人(谭平山同志)到香港后,奉南昌起义前敌委员会书记周恩来的命令将贺龙手枪队移交给前敌委员会警卫营李明柯营长。然后奔赴武汉,在武昌中山大学文学院,由南昌起义的老战友尹仁杰同志介绍,于1927年12月3日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取党内代号时,他以为回归本家陈姓和纪念南昌起义,而取名“陈·昌”。从此,“陈昌”成为在中国共产党党内绝密代号之一。直到1955年,他终于完成了《陈昌同志自传》和《陈昌同志革命履历1924-1955证明人一览表》后,在正式向毛主席、党中央呈交《陈昌同志请求恢复党籍申请报告》时才正式署名陈昌。

  二、陈昌同志多次失去、恢复党组织关系的故事

  1931年,当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的顾顺章叛党投敌,使上海党中央和中央特科遭到毁灭性破坏。同年10月,陈昌等同志临危受命参与党中央政治保卫局(俗称中央特科)的重建,并在党旗下慎重宣誓做“无名英雄”(中央特科的《誓言》)。

  他先后在王世英、李克龙、董必武等等中央首长的单线领导下,以各种各样的身份(化名有:贾佐、贾希一等等10多个),陈昌同志成功的《潜伏》在敌人心脏,从此开始了“18+3谍战生涯”的无名英雄之人生。在许多谍战片中看到,一线特工一旦与自己的单线领导人失去联系,就成为断线的《风筝》。陈昌同志就是在“西安事变”时不幸成为断线的《风筝》后,开始了长达14年的回归党的怀抱之战斗,遗憾的是在1960年含冤去世时也未能如愿;最终到了拨乱反正的1980年才获得平反昭雪,党组织又于1981年7月1日党的生日这一天,为陈昌同志骨灰盒举行了覆盖中国共产党党旗仪式。从此,陈昌同志的政治生命在中国共产党的党旗下才得以复活!

  《陈昌同志自传》已于2009年,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珍藏。他自传的最后结尾时是这样总结的:“……,从上所述,无论与敌人进行军事的、政治的尖锐斗争,只要有了党的正确领导,坚决执行党的策略、路线,发挥同志们的集体力量,就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完成党交给我们的工作任务。如失去了党的领导,脱离了群众,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就会一事无成的。”即中共特工们之所以屡战屡胜、战功显赫,不仅仅是每一位红色特工本身的军政素质超高强,更重要的是有党的坚强领导,才能使每一位红色特工如此出神入化!

  1934年,当陈昌同志离开中央特科总部机关,被派往敌人心脏战斗时,单线领导老李(王世英同志)对他说:你到了敌人内部,没有办法过组织生活了,你的工作能力我不担心,但你成天都在花天酒地的染缸里,一定要自己管好自己呀。敌人每月发给你的工资那么高,20%自用、80%作为党费上缴党中央,这样就不会腐化,你就能出污泥而不染。从此,陈昌同志就养成了勤俭、朴素、节约、自力更生为党、为军队服务的习惯,他从不开口向党组织要活动经费,而是自己找更多的钱为党、为军队努力工作。他不仅完美的完成了情报工作,还想方设法找钱为党、为军队购买枪支弹药等。

  陈昌同志在《敌营十八年》中先后四次被捕,受尽各种酷刑,依然坚贞不屈、做到了永不叛党的无名英雄之誓言,但因此多次失去和恢复党组织关系。他每次凭借自有的特殊的身份和高超智慧,四次化险为夷成功出狱后,虽然能继续孤军作战、再创辉煌;但失去了党组织的支援与保障后总是步履维艰,因此他强烈要求恢复党籍,期盼早日回到党的怀抱。

  在1942年,他派刘一平终于与五叔(董必武同志)取得联系。在接受完政治甄别后因不能恢复组织关系而感到冤屈和懊恼,为此他强烈要求五叔安排他离开白区,到延安中央党校接受审查和教育、提高理论水平、恢复党组织关系,然后到抗日最前线的部队继续为党工作。董老通过严格的审查后,觉得陈昌同志是一位难得的隐蔽战线老战士,反复做陈昌同志的工作:我理解你的痛苦和焦虑,抗日前线需要你这样的革命战士,但隐蔽战线更需要像你这样的久经考验的无名英雄,请你继续战斗在敌人心脏吧。你在我的单线领导下,万一再次失掉组织关系时也不用着急,因我是不会被捕入狱的,你可以直接到党中央找到我,我会尽快恢复你的工作关系。但目前因我找不到你的上线领导,你的党组织关系暂时不能恢复,一旦找到上线,我就恢复你的党组织关系,现在你的工作关系由我直接领导。于是,陈昌同志再次抛弃了“私心杂念”(回到作战部队工作),义无反顾的带领“陈昌特工组”继续战斗在白区至重庆解放。

  1949年重庆解放前夕,因为陈昌在参与拯救关押在渣滓洞的难友时,违背了不能与地下党发生横向关系的隐蔽战线铁律。陈昌同志不得已启用了双枪老太婆陈联诗华蓥山游击队队员,到他的“志农部队”(重庆交通警备一旅,负责渣滓洞白公馆的警卫)工作而暴露了身份,从而失去了继续《潜伏》到台湾的机会。

  三、解放后为了恢复党籍被捕、判刑、极右,最后付出生命

  陈昌同志于1949年在重庆暴露身份后,原本应该遵照隐蔽战线上的最后一位领导人董必武的指示,回北京向党中央报到。但他考虑到重庆是国民党的陪都,是最后一个解放的特大都市,而且国民党留下了太多的潜伏特务,自己又有长期在重庆工作的经验,于是陈昌同志放弃了回党中央复命的机会,应中共西南局公安部周兴部长的请求,留在重庆市公安局继续以灰色身份开展反特防特的工作。他一边积极向局党委要求恢复党籍,一边领导“精字20号小组”忘我的工作。在陈昌组长的领导下,在短短的时间里该小组破获大量的潜伏特务组织和若干支“反共救国军”。

  1952年就在颁发“精字20号小组”破获的最大的“双中案件”奖励大会时,陈昌不仅没获得大红花,反而戴上手铐被捕入狱(重庆市公安局以莫须有的“贪污犯”罪名逮捕,陈昌同志拒不签字,办案人员才说:其实是政治审查,陈昌同志才签字入狱,接受政治甄别;此时夫人何妨临近分娩也被重庆市公安局无情除名,只好大着肚子帮别人洗衣维持生活,女儿陈世英上街乞讨度日)。重庆市公安局将所有地下党被破获的案件、将敌特档案通审后,经过严厉的政治甄别均与陈昌无关联,于1953年无罪释放、但拒不在市局里安排陈昌同志的工作岗位。他这时应该立即离开重庆这个是非之地,返回首都,到总部复命,也许就不会以后的悲催遭遇了。

  此时,党和国家搞的“扫盲运动”进入尾声,他觉得自己关押在监狱,没有为扫盲运动效力,必须把失去的时间抢回来,于是将自己在重庆市结核病院做临时工的工资拿出一半租房子、置办教具,还带着小学生的女儿陈世英,父女俩开办起夜校,为附近的人们扫盲。与此同时,陈昌立即向时任最高法院院长董必武写信求救,要求恢复党组织关系和安排工作。董老随即给陈昌同志回信:你能打入敌人心脏,敌人也能反渗透。对你的政治审查是必须的,你应该配合,不要有牢骚和怨言。但重庆市委不安排你工作不对,我会立即给西南局、重庆市委写信,请你耐心等待。

  陈昌同志拿着董老的回信找西南局组织部请求恢复党籍和安排工作。此时,西南局和重庆市委也收到了董老关于陈昌同志请求的批示,于是不得已约法三章(不准伸冤、不准提照顾家属、不准要待遇)把陈昌安排到中国西南水力发电工程局(即龙溪河狮子滩水电站),在局办公室当了一名文员。

  巧了,1954年,接他到中国西南水力发电工程局“上任”的是1937年的老部下林向北同志(双枪老太婆陈联诗的女婿)。不久,林向北兼任局办公室主任和党支部书记。因龙溪河狮子滩水电站是中国第一家自行设计建造的水利工程,全国各地的党政干部常常去参观学习,但局招待所太无能,投诉满天飞。林向北深知贾希一(陈昌的化名之一)的超强能力,于是“违规”任命陈昌为代理所长(相当于副科长级干部),接管局招待所。从中央特科历练出来的高级特工陈昌不辱使命,很快就将局招待所搞成宾至如归的星级宾馆,广受来宾好评。

  陈昌在忙完招待所整顿后,在老战友林向北的悉心关照下,一边管理好招待所,同时开启了恢复党籍的系统工程:他发挥中共特工的超能量,在没有电话、没有电子邮件、没有快递,更没有请假外出的情况下,以传统方式竟然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完成了《陈昌同志自传》(第四稿);最神奇的是:除二位领导和二位战友没有找到外,他将他1924年至1955年的革命履历之32位证明人一一统计成表。最后,他向林向北书记正式递交了《陈昌同志请求恢复党籍申请报告》(附《自传》、《证明人一览表》和证明人材料)。林书记立即转交局党委被无情退回(理由是:陈昌的历史太复杂了,我们管不了),故陈昌同志只好将《陈昌同志请求恢复党籍申请报告》(附《自传》、《证明人一览表》和证明人材料)用挂号信致函北京·中南海,等候毛主席的批示。

  悲催的是1957年:就在陈昌同志急切期盼回到党的怀抱时,因中国西南水力发电工程局的“右派指标”没有完成,陈昌因积极要求恢复党籍被冤屈为反党分子、林向北因庇护和重用有“严重历史问题”的贾希一被冤屈为反党分子,被双双补划“极右”,随即陈昌同志的政治生命从此被判了“死刑”,并押往龙溪河狮子滩水电站工地强制劳改。

  这里特别要讲述的是,陈昌同志在弥留之际发生的故事:1960年1月25日深夜,当班工人在工地上看到老贾昏死在工地上,就将他送到职工医院急救。当夫人何妨带着孩子陈世英、陈伟光、何龙狮(当时陈昌打成右派时,不准儿子跟父姓而随母姓)赶到医院时,陈昌同志已经奄奄一息,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这位共产党人向党组织尽了最后一次责任,他对夫人断断续续地说:你年轻漂亮,可以改嫁,但是一定要将三个孩子培养成为革命事业接班人。你一定要相信党组织,我的问题一定能搞清楚,我一定能回到党的怀抱。说完就不幸去世了。离奇的是,陈昌同志死不瞑目,无论夫人还是儿女的抚慰,都不能让他闭上眼睛。无赖之下,林向北只好将局党委的赵孝庭书记请来,赵书记当着众人的面说:老贾你放心走吧,你的孩子会享受因工伤死亡的抚恤,我们党委会向上级党组织汇报你的请求……,于是赵书记抚摸老贾的眼睛,陈昌同志竟然缓缓地瞑目了!!

  还有一件幸运的事是,在陈昌同志劳改期间,陈昌在中央特科的主要领导人王世英同志终于主动找到了陈昌,他专程从北京来到重庆探望老部下。然而,中共西南局和重庆市委一些人强调陈昌是“大右派”,不能见!王老最后坚持说:他即使是大右派,我见的是解放前的陈昌,革命战友!王老为了慎重起见,自己亲自到龙溪河狮子滩水电站调查陈昌有哪些问题;陈昌自己花了三天多的时间,才从水电站劳改工地步行来到重庆市。

  王世英和陈昌这两位生死老战友,在分别20多年后再次团聚。王老首先请老部下讲述自己的“问题”,并严厉批评陈昌为什么不到中央来找他,归队?!他俩长谈一夜后分手。王老深情地告诉陈昌:看来你的“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我一回到中央就给你申述,请中组部的安子文部长安排人审查你的历史,你一定能回到党的怀抱!你回去后,好好接受改造,等候佳音!遗憾的是,王老回京后不久就中风瘫痪了,等王老治愈后从汤昭武同志那里得知,陈昌已于1960年1月25日凌晨3时左右,活活累死在劳改工地上了。王老痛心疾首对老战友汤昭武哭泣地说:都怨我呀,是我对不起老贾呀!我党、我军失去了一位最优秀的情报员!你们基层组织即使不重用陈昌也罢,但至少应该让他写写回忆录,或整理中央特科的史料,也不至于活活累死呀。这些资料都是我情报战线上重要的财富呀!!

  四、首长、战友、夫人、子女为陈昌恢复党籍不遗余力

  1961年,王世英和汤昭武两位老战友联名向党中央申诉,要求恢复陈昌同志的革命历史和中国共产党党籍。王老给安子文部长深情地说:老贾是一位难得的好同志!他走了,我们怎么努力也换不回来了。但是,我们党中央不能让隐蔽战线的老同志流血、还流泪呀!即不能让老贾的孩子们背一辈子的黑锅呀!

  经过四年的努力,陈昌专案组克服了太多的阻力和障碍,终于在“文革”前夕,由中组部第一次平反:恢复了陈昌同志的革命干部身份,家属子女享受“革干”待遇;并纠正了错捕、错判和极右,承认陈昌1926年参加革命、1927年入党,但党籍只承认到“西安事变”。遗憾的是:“文革”爆发后,陈昌同志的亲属们又惨遭红卫兵的文攻、武卫,陈昌同志的夫人何妨被长期关押、坐不完的学习班,陈昌同志11岁的儿子陈伟光,因无人看管淹死在大渡河里……

  1978年,中共三中全会后,陈昌同志的夫人何妨和女儿陈世英觉得中组部的第一次平反不彻底,留下了严重的尾巴,违背了陈昌同志的回归党的怀抱之遗愿。在拨乱反正的大好背景下,应该再次申述恢复陈昌同志的党籍。于是,夫人何妨、女儿陈世英、女婿余兆春等人不辞辛劳反复多次的到四川省电力局、中共四川省委组织部、到北京找陈昌同志当年老战友们求助。最后,由中央特科的经典案例“三陈闹四川”中另外两位主角陈养山(当时代号陈仲英)、陈克寒(当时代号成自修)联名向党中央申诉,中组部胡耀邦部长安排陈野平副部长亲自督办,终于在1980年由中组部第二次平反昭雪:陈昌同志党籍从1927年12月算起,并于1981年7月1日举行了陈昌同志骨灰盒覆盖中国共产党党旗仪式。在党的生日那一天,陈昌同志苦苦追求了25年的夙愿(誓死回到党的怀抱),即陈昌同志的政治生命终于在鲜艳的中国共产党党旗下获得了永生!

  五、陈昌三位妻子对他的评价

  陈昌同志的最小的儿子陈龙狮一直在研究老父的革命人生,摘录他与几位妈妈的对话,便能从中知晓陈昌的党性。

  在日常生活中,母亲何妨常常回忆起自己的老师、战友、丈夫---陈昌同志,讲一些革命故事来熏陶儿子的革命意志,完成丈夫的遗愿。有一次陈龙狮的脚被划伤了,没有打麻药医治就哭天喊地。妈妈就嘲笑他说:这点小伤口,你太不勇敢了,要像你爸爸那样坚强,不准哭!你爸爸曾教育我说,干我们这一行,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捕、牺牲,能否扛得住酷刑?能否活下去全靠你心中的信仰。其实当叛徒不是在受刑之间,往往是在受刑之前,就是你的意志、信仰崩溃时就有可能当可耻的叛徒。因此,敌人常常在动刑前让你知道酷刑的可怕,让你看他人受刑的惨状、让你听到受刑的惨叫,甚至押你到刑场陪同枪决,就是要先打掉你心中的信仰。人是高级动物,任何动物受酷刑当然痛,而且痛的受不了,痛的昏过去了就没事了;另外,人之所以是高级动物就是因为人是有思想的动物,任何人有了信仰的作用,就不惧怕这些刑具、就会让你的意志更加坚强,一旦受刑反而更加憎恨敌人,更要活下去与敌人做斗争。敌人一直怀疑你爸爸是共谍,我还真的陪同你爸爸入狱一次,也许敌人考虑到我是官太太、女流之辈,没有给我动刑,但敌人真的让我经历了几次陪同他人受刑的折磨来威逼引诱我投降,幸好你爸爸常常教育我,让我知道敌人的手段,我没有给你爸爸丢脸!我都能做的到,你当儿子还做不到吗?!

  有一次她母子俩商讨贡献与享受的对话中,母亲何妨深情地对儿子讲:我和你爸爸当年参加革命,不是想通过参加革命得到什么好处!如果要讲我俩有什么奢求?那就我们最想要的就是:我俩长期在敌人心脏,自己的同志都怀疑我们不是共产党了,只要我们的同志们称我俩是“陈同志”、“何同志”,那就是对我俩最高的奖励和称谓,也是我们的奢求!当年,我们为党工作是没有工资的,而且我们还常常拿出自己的钱来为党为军队买枪支弹药。如今我老了不上班了,党和国家还给我养老金,虽然不多但我非常知足。话又说回来,你龙狮对党、对国家有什么贡献?你完全没有资格向党和国家提什么要求,谈什么享受?请你三思和自尊吧!

  在一次商讨怨恨、委屈时,母亲对儿子严肃地说:我党领导的社会主义事业是跨越了时代发展规律的宏伟事业,自然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就会出现一些冤屈事件,我们作为革命者不承担这些问题、不受一些冤屈,由谁来承担?我们受的苦与牺牲了战友相比,这些冤屈算得了什么?!你龙狮从小失去父爱,受了很多磨难和痛苦,但我认为事物是两个方面的,这对的革命意志的训练是有益处的。更何况你既然出生在我们这样的家庭里,你自然是革命事业的接班人,你不接班谁接班?!你要牢记,你爸爸临终前要求我把你们三人培养出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你我不能食言呀!!

  在2008年,陈龙狮的母亲何妨到北京看奥运会,陈龙狮陪同她到劲松的市委宿舍楼拜访陈昌的第三位夫人刘一平时,他借机请刘妈妈讲讲她心中的陈昌同志。她思考后说:你的父亲是我党我军了不起的情报员,那时我和李济深的关系比较好,他利用我在李济深家里当家庭教师的身份,将桂林的军政情报搞到手。他在完成桂林的任务后,分析将来的情报工作重点应该在重庆,于是派我到重庆想方设法与五叔取得联系,期望早日回到党的怀抱,同时在重庆开辟新的谍报战场。我临行前知道凶多吉少,就将我的好妹妹何妨(厦儿团的团员)介绍给老贾,我还特意要求你妈妈照顾好你爸爸,然后我就离开了老贾,失去了这份婚姻,成全了你妈妈和爸爸的婚姻。因为老贾是一位只知道主义、只知道革命的人,不懂得什么情啊、爱呀,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害了你的妈妈。更没有想到陈昌后来的遭遇如此悲惨,更让你妈妈受到株连而吃了太多苦、受了太多的罪,我真的对不起何妨小妹妹啊!

  2009年,陈龙狮终于见到陈昌的第一任妻子刘其珍老妈妈,这时刘妈妈已经99岁了,陈龙狮去向老妈妈报告家母何妨驾鹤西去的信息,她淡淡一笑,还是我活到最后。在交谈中,陈龙狮想了解父亲的党性故事,便问刘妈妈:您老对我老爸的评价?她不假思索的答:怎么说呢?从党员标准的角度来讲,他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共产党人,他对党的事业舍生忘死、忠贞不渝,我非常敬重他,可是没想到他的下场这样凄惨,非常惋惜;但从我的丈夫角度来评价他,那他就是个十足的大混蛋,他从来不顾家,谁嫁给他谁倒霉。不过,我不恨他,后悔我当初太任性,不理解他一心为党工作而吃醋离了婚,但我离婚后至今没有再婚,这就是对你爸爸最深的怀念,也算是一种赎罪吧!不久,刘妈妈也驾鹤西去,想必这些老朋友在九泉下团聚去了。

  上面谈的五个涉及党性方面的事例说明了一位红色特工陈昌同志的信仰,这不是我们当下所有党员应该学习的吗?请大家在空闲时认真温习一下《入党誓词》和《无名英雄誓言》,像陈昌同志那样机智英勇、舍生忘死、淡泊名利,不求索取、无私奉献,为了共产主义事业誓做一名普普通通的无名英雄,如果我党、我军有了这样一大批无名英雄,习近平新时代的奋斗目标就一定能实现。

  最后,请大家一起向陈昌同志致敬!祝愿他的政治生命在中国共产党党旗下获得永生!

  作者钱均鹏教授简介:

  

  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政治学院党史专家、教授,军旅作家,大校,其代表作有:《习近平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党员教育工作管理手册》《信仰与责任》《坚守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根脉》《人才是战争制胜的决定因素》《坚持用红色基因铸魂育人》《挺起精神脊梁》《行进在前辈的目光里》等等。

版权声明:未经中华儿女新闻网授权,严禁转载

热门排行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