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儿女新闻网

生态文明转型,呼唤“一懂两爱”的三农人才

2018-07-13 11:33来源:中华儿女新闻网编辑:VeraY作者:策划/王茜(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 记者/曹宏琰

  自2003年起,中央将“三农”问题提为重中之重,接着2005年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统筹城乡发展,随后2007年党的十七大首次提出生态文明建设,到2012年党的十八大报告对生态文明进行全面战略部署和实现路径的顶层设计,进而到2017年党的十九大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并于年底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部署乡村振兴的长期目标任务与实施步骤,先后一系列的政策部署逐步形成了生态文明的发展理念和思想内涵。

  这一文明转型本质上不同于西方中心主义主导的工业文明和后工业文明的发展路径,因产业文明高速扩张而导致资源浪费、环境污染和社会冲突等强烈阵痛,生态文明是深深根植于近万年来中国多元气候地理环境所孕育的悠久农耕文明之中的,农业从来不是单一“产业”,而是人类与自然界有机结合的生存文化,强调生态化和社会化过程的高度结合。在生态文明阶段,依托乡土社会差异化对生态多样性的保护与维持,在国家持续基础设施投入改变时空条件的基础上,实现生态资源的重新定价,利用国家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所形成的搭便车的机会,多元主体下乡进行社会资源全面开发,实现真正的“大众创新、万众创业”,带动以乡村为核心的次级区域发展。

贵州省黎平县水口镇财政所工作人员在归龙村进行贫苦户走访调查

  不止于情怀,新时代“一懂两爱”内涵

  在国家发展向生态文明转型的关键阶段,党的十九大报告乡村振兴战略重点提出要培养一支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简称“一懂两爱”)的三农工作队伍,全面服务于振兴乡村的目标任务,根据乡村振兴战略三步走的时间安排,一直到2050年实现乡村振兴,达到农业强、农村美和农民富的目标。这也意味着,从新世纪起,将近半个世纪的生态文明转型和建设过程不再仅仅是阶段性的目标,而是关乎中华民族文明绵延存续的长期战略。进一步看,我国已经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主要社会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与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从现实情况来说,我国发展中最大的不平衡仍然是城乡之间的不平衡,农村则是发展最不充分的地方,“三农”问题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最大短板。因此,三农问题不仅是世纪之交的老问题,更是中国生态文明转型发展的新问题。

  如果没有真正懂得三农的自然、经济和社会规律,对农民农村具有博爱情怀,从而能够焕发广大农村基层、广大农民群体内生性活力的各层次人才队伍,就难以保证乡村振兴战略不偏离政策制定的初心,难以保证乡村振兴能够开创农村工作新局面,难以执行落实生态文明发展的路径措施。在这一发展阶段,“一懂两爱”三农人才培养既具有国家新时代发展的迫切性,也具有教育体制和民间社会人才培养的特殊性,结合这些特征,进一步提出三个命题,即要培养什么样的“一懂两爱”三农人才?怎样培养?培养什么?

  “一懂两爱”人才是实现乡村振兴的先锋队伍,围绕生态文明建设和十九大报告核心思想,“懂农业”不仅是过去以追求产量增加为核心的单一农业技术,更是要懂生态文明背景下的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农业,清晰农业生产方式绿色转变,实现一二三产结合的多功能现代农业和生态安全,同时保障小农经济长期化条件下如何实现小农户与现代农业衔接;“爱农民”不仅是情怀上对农民的同情及扶助,而是要从文化上、历史上、社会治理脉络上对“农民、农村、农业”的热爱与坚持,只有积极促进农村组织化建设,保护农民权益和发展权利,增强农民文化自信和主体自信,还尊严于农业,还权利于农民,才是真正爱农民;“爱农村”不仅是城市中产和离乡游子的乡愁情怀,更是要在生态文明指导下实现乡村良治和乡村可持续发展,促进宜居乡村建设,实现农民生活方式的绿色转化,促进人文乡村建设,充分挖掘乡村历史文化内涵和实现社会化利用,促进生态农村建设,构建乡村低成本生态修复和生态福利的内部化分配机制,只有达到“生产、生态、生活”的三生合一,才是真正爱农村。

  因此,“一懂两爱”人才的培养理念和模式要进一步丰富和完善,弥补高校、社会组织和政府部门等单一技术性培养方式的不足,主动建立跨学科人才培养机制,拓展“一懂两爱”的深刻内涵,从深度和广度上培养满足生态文明建设的高端研究人才、领导骨干人才、企业运营人才、基层实践人才。

版权声明:未经中华儿女新闻网授权,严禁转载

热门排行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