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儿女新闻网

无畏的逆行

2020-07-27 12:51来源:中华儿女新闻网编辑:zxh作者:吴梅芳

  2020年新春伊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在祖国大地蔓延,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感染管理办公室副主任曾海萍也放弃了休息投入紧张的防控工作中。

  大年三十,曾海萍一家三口去娘家吃年夜饭,回家路上,她看到新闻中部队在集结,华西医院首批赴武汉医疗队也在集结待命,就知道昆明也要做点什么,根本没心思看春晚。她想,假如昆明组建医疗队弛援武汉抗疫的话,作为共产党员的她决定报名参加。心里不害怕是假的,因为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可爱的女儿,还有患难与共的爱人。回家后她悄悄跟爱人说:“我可能要去湖北支援。”同为共产党员的爱人说:“你放心,医院有你们,家里有我们。”她追问:“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他读懂了,沉吟一会,严肃地说:“我知道!”

  1月26日,农历庚子年大年初二,当医院通知组建赴武汉医疗队时,她第一时间报了名。因为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中,预防和控制医院感染,避免疫情在医院内发生传播和扩散至关重要。深夜,曾海萍刷着手机中铺天盖地的疫情资讯,心中对即将奔赴的未知战场难免有些许畏惧。

  11岁的女儿是她最大的心理支撑。初二晚上,两口子想着怎么跟女儿开口,曾海萍对女儿说:“妈妈要出个差。”女儿问:“妈妈,你是不是要去武呀?”爸爸问:“你怎么知道妈妈要去武汉?”女儿说:“你没看电视吗?武汉疫情那么大,妈妈正是做这个工作的。”“那你知道去武汉的危险性吗?”“知道呀,妈妈就是去打仗,我想她的时候,会躲在被子里哭一下。如果大家都不去帮忙,那武汉怎么办?爸爸,我们要支持妈妈。妈妈,你放心,我会管好自己,也会管好爸爸。”家庭的支持,是她无畏逆行的动力。

  曾海萍从小体弱,出征时不敢跟父母说,怕老人担心,好在与父母不住一个小区,父母不知道这事,她与丈夫商量,先不跟父母说,要是父母打电话,就说是出差了。

  1月27日(正月初三)清晨,曾海萍和医院其他队员一起作为云南省首批医疗队乘机前往湖北。按照统一部署,医疗队到达咸宁后进行了分组,她所在的15人医疗小组去支援崇阳县。根据组织的安排,成立了崇阳医疗队临时党支部,有着19年党龄的曾海萍被推选为临时党支部书记,董昭兴任副书记兼医疗队队长,还选了纪检委员和组织委员,以便更好地带好队伍,做好工作。

  初四到崇阳县,下榻华逸酒店。

  “感控”,无声的较量

  云南医疗队刚到崇阳县人民医院时,感染科新冠肺炎病人是三层楼满员,面临着找第二家定点医院。经县里研究,将还没有启用的颐和医院作为第二家定点医院收治轻症和疑似患者。

  曾海萍到崇阳县人民医院第三天,该院感控科主任金永朝就被抽到颐和医院协助组建感染病区,曾海萍基本接管了县医院的感控总体工作。金永朝对她说:“你们的到来是雪中送炭,我们工作上有了支援,精神上也有了依靠。”就这样,曾海萍作为县人民医院“感控”专职人员,所负责的是疫情控制和感染监测的综合协调工作。

  从全院各科室布局流程,到医务人员防护意识,防控措施执行,防护物资储备,到病房清洁消毒管理,疑似或确诊患者的就诊流程,可复用医用织物的消毒,医疗废物的处置等方面都进行了全面的指导监督管理。很多内容看似只是一句话,实际上却贯穿了诊疗活动的全过程,需要跑遍全院几乎所有科室和部门。

  仅仅以清洁、消毒和医疗废物管理为例,不同的科室和部门、不同的患者和不同的诊疗环节,都需要区别对待,分别制定和采取不同的措施,以确保患者和医务人员的安全。与此同时,还需要进行综合沟通和协调,处置和疫情有关的各种临时和突发事件等,工作任务十分琐碎和繁重,工作量和压力都十分巨大。

  刚开始来的时候,病人多,任务重,她挺着急,不停说话、培训,嗓子都哑了,感控科护士陈琳芳赶紧弄了润嗓子的药水给她喝。一杯温水捧在手,驱走了初春的寒意,拉近了两地医务人员的心。

  在华逸酒店住不多久,在县里安排下,云南医疗队就搬到了锦阳酒店。为安全起见,曾海萍要求队员不要开空调,取暖就成了问题,但大家不向医院提要求,尽量克服困难,买热水袋取暖。曾海萍还发生了一个小意外,有一次热水袋爆炸了,烫伤了左脚的小腿和脚背,二度烫伤,她没给院领导说,尽量克服,一天也没休息,也不允许小陈向领导汇报。小陈便准备一些治烫伤的药膏给她涂患处。但走路时,脚老在鞋子里面摩擦,不仅非常痛,而且绵延不愈,拖了三周才结痂。她说,就算是崇阳留给我的一个纪念吧!

  2月12日,昆明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又派来了8位医护人员支援崇阳县,其中有一位感控科副主任王文倩,大大加强了感控的技术力量。

  抗疫,无悔的付出

  在采访的过程中,曾海萍主任不时谈到自己的同事们,数度落下眼泪。云南医疗队30名医护人员都是自己报名参加驰援湖北的,其中28名是昆明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21名女性,9名男性。一开始是15位,国家宣布对口支援政策后,云南省派了第二批到咸宁,给崇阳增补了8位,再后来从咸宁调了1位医生6位护士来支援,主要是加强重症监护室(ICU)病人的救治。

  第一批抵达崇阳的护士中有5个“90后”,最小的是1992年的陈楠,个子小小的,未婚,大年初二中午接到出征的消息,她爸爸亲手给女儿剪了头发。医疗队初三在咸宁住了一晚。因为穿防护服进病房需要盘头发,另一个“90后”护士刘卿是及腰长发,她担心穿防护服不好盘发,便请陈楠帮她一刀剪了。她们说:“只要医好了患者,头发剃了又如何?”说到这里,曾主任美丽的大眼睛里流下了眼泪,她说,女孩子都是爱美的,但为了更好地护理病人,她们剪掉了心爱的长发。

  护理组组长叫余力锐,本来组长的工作重在管理,不要求进病房,但她说,不进病房,看不到实际情况,不安心。她从第一天开始就和护理姐妹们一起轮值,坚守在感染科隔离病房,并从护理管理的角度出发,对整体工作不断向医院提出合理化建议。大家以前都没碰到过这么大的疫情,所有人处于一个应急状态。当时崇阳县人民医院收治新冠患者也只有一周时间,医护人员由各科室支援,防护物资紧缺,这也是湖北的共性问题。

  刚来的时候,医疗队董队长开玩笑说我们是盖房子的,因为感染科是三区两通道,三区指的清洁区、潜在污染区和污染区,两通道是医护人员通道和患者通道。他们在很短的时间里解决三区两通道,很快又理顺了工作流程,涉及全院所有科室,包括手术室、ICU、CT室等,连洗衣房都理顺了。

  县医院团结务实的领导班子,面对物资紧缺也彰显着极强的执行力的工作团队,都让医疗队员们钦佩不已。大部分护理人员在家没应对过这种疫情,刚开始进病房时,还是有点紧张。一个班工作6小时,防护服很贵,为了节约防护服(相当于节约子弹),根本不敢吃东西、喝水,以免上厕所。

  2月1日,30岁左右的护士黄秋林上12点到18点的班,从上午起就不敢喝水,午饭时实在口渴,就喝了一勺汤,上班前还在裤子里垫了尿不湿。15点尿急,但尿不湿不小心在里面弯了,大部分湿在裤子上,她也没吱声。坐公交车回华逸酒店的时候,她始终站着,大家要她坐,她悄悄对曾主任说:不好意思,尿裤子了。因为当时要从华逸酒店搬到锦阳酒店,直到22点才换裤子,差不多用体温焐干了。而且穿的是加绒厚裤,非常冷。曾主任哽咽着讲完这个故事,泪水情不自禁流下来,不得不取下口罩擦泪,笔者这才看到,她长着一张秀丽的脸庞。

  曾海萍说,医疗队艺高胆大,抢救危重症患者全力以赴,曾经成功实施了一例俯卧位高难度通气操作,把病人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那是2月23日,ICU病房里一位新冠肺炎患者病情突然加重,在气管插管接呼吸机辅助通气的情况下呼吸依然困难,全身紫绀,氧合指数直线下降。ICU医护人员在王刚主任带领下决定为患者紧急实施俯卧位通气操作。在崇阳县人民医院杨继红主任配合下快速做好准备,明确分工后,从充分夹闭患者身上的胸腔闭式引流管、立刻断开气管插管、到俯卧位翻身后快速连接气管插管等一系列操作,在现场医护人员密切协同配合下顺利完成。操作完毕,每个人的防护服已全部湿透。4小时后,患者体征指标得以稳定,一直守护患者的医护人员才放下悬着的心。

  医疗队队员吴文娟博士,夫妻俩工作都很忙,不能带孩子,5岁的女儿就交给了外公外婆照顾。此次吴医生驰援湖北,父亲还因腿部受伤打着石膏在家养病,照顾家中伤病员和幼女的重担落在了年迈的母亲肩上,日复一日已让文娟的妈妈力不从心。

  2月12日,文娟妈妈不小心摔了一跤,接到电话的文娟心一下就揪起来了,远在千里之外,只能默默祈祷。傍晚时分,文娟接到妈妈电话“文娟,我去医院做了CT检查,没有骨折,只是软组织挫伤,没什么大碍,你在外安心工作,做好防护……”接完电话,吴医生才放下心。确实,医疗队都是从千里之外过来支援崇阳,只有家人平平安安,才没有后顾之忧。

  决胜,无言的美丽

  曾海萍说,从我专业角度来说,暴发疫情,防控十分重要,包括医务人员、医院管理者和清洁工的培训要全覆盖。我们医护人员像战士一样保护病人,而感控就是这些白衣战士的防火墙、守护神,也是保障医护人员安全的摇铃人。我每天检查医护人员的防护服、护目镜、口罩是不是穿戴严实。脱衣服也要监督,最大程度保护他们的安全。

  曾主任每晚回到酒店还有很多工作要做,除了要组织队员们学习新冠肺炎的有关知识,更新诊疗指南,还承担了整个医疗队的工作日报、信息统计和队员健康监测工作,每天都要工作到深夜。刚开始,第一批还没心理医生过来,曾主任为了稳住队员们的情绪,每晚都跟小姐妹们说:“只看官方消息,不允许猜疫情。”

  人是群居动物,碰到这么大的疫情,刚开始难免恐惧,需要互相支持。医疗队员们发明了一个拥抱的姿势,两人虽是面对面,但自己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拍拍肩膀,既是给了队友鼓励,也是给了自己安慰,仿佛正在彼此拥抱,给予双方最大的心理支撑。曾海萍动情地说,有了这次特 殊 经历,医疗队与崇阳结下了特殊情感,对以后长期的合作与交流,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她个人与感控科护士陈琳芳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小陈还为曾主任写了一篇文章《一封“鄂感控”写给“滇感控”的信》。她与崇阳县人民医院副院长王桂菊说:等疫情结束,我们是生死之交,是过命的交情。

  辛苦的付出,得到了丰厚的回报,之前8个重症全部转轻,出院了。3月8日,崇阳清零了。值得庆幸的是,云南医疗队和崇阳医护人员没有一个人感染,我作为感控科人,护了他们周全,可谓不辱使命。

  这几天轮休,一个小护士把平时的工作镜头作了一个小视频,发给大家看。一下子让大家回忆起很多场景,触动了内心深处的情感点。再坚强的英雄,心底都有一处柔软是留给家人的。曾海萍想家的时候,跟爱人和女儿视频,女儿汇报在家干了什么、上了什么网课,给她看家里的各种日常,但她晚上经常等不到妈妈电话就睡着了。爱人要求天天报平安。

  七彩云南美丽富饶,钟灵毓秀之地,养育出勇敢无畏的精锐之师,用高尚的医德、精湛的医术,与崇阳人民同舟共济、并肩作战,打赢了疫情防控阻击战,结下了一段长相依的情缘,弥足珍贵,传之久远。

  【本文刊于《中华儿女》杂志2020年第8期】

版权声明:未经中华儿女新闻网授权,严禁转载

热门排行
推荐文章